2017年2月27日星期一

1950前后

艾文【诗】

之一
状态紧急都说移民似入牢狱
我挤缩百物争鸣颠簸的牛车中
父亲默默抬望夐远的天空
苍然地说 正是屈大夫饿匾的忌日
幸亏我没把肉粽内容摆布出来

一口村众解渴的公家大水井
俨如仰望的天坑
就在我家附近破口宣泄

紧急状态 移民 自卫团
黑区 巡夜 戒严
宵禁 搜查 黑名单
突击 逮捕 扣留
逼供 拷打
还有轰炸 迫击砲
线人 耳目……

反扑的胃酸 源源不绝倒流
浸泡住1952
虚脱疲软的
米字旗

之二
以铁蒺藜箍颈的沙腔
说安保 讲自卫什么的
村众 真的提心又吊胆

一众孔武恶煞的红毛兵
一颗谷种也不容错失放过
茶 米 油 盐
只好龟缩乡亲眼神里不动声色

偶尔风吹牛羊鸡犬
捕风捉影的枪桿赫赫
直指风寒的胸膛
惊恐的寒毛似馊味的咸菜
屏着呼吸窥视
忐忑不安的米牌*
占卜
命运 风水 流年

*注:上世纪50年代前后,紧急状态殖民地政府发给村民,一种管制购物的牌卡。

之三
再说
诸事件 缘来缘去
于门槛诉说不尽
回避不了

桃符
钟馗也好
分段守护
到末了

村众还是弯着腰身
不甘心地
压下
这一趟
单行道入关的
指纹

之四
一轮肃清
震落
满地龟裂的
三魂七魄

没有形象
没有表里

泡沫
围绕住
那扇苦刑的
窄门

哎哟 兜兜转转
是胎生
还是卵生

之五
村众
卤质的皮肤
一块又一块
痒到成屑
无话可说

抓不着
重点
似畏寒
似上火
独家偏方
遗失了

糊涂的岁月
炮烙村众的印堂
淤滞成一片
焦土

之六
一干洪水
如装甲部队
轰轰烈烈
碾过面门
直闯
咽喉
冲撞五脏六腑
切入大街小巷
无明废物汪汪
四方横陈
八面流窜

是老天突发奇想
抑是土地垂危旦夕

村众似避难洞穴的
老鼠

之七
那人
私下
玩弄一口
黑名单

居然逃出
历史的错愕

体检
才发现
自己
是一条
没有体温的
小尾巴


之八
有草民
荒山野地
祈祷

无人关照的
村众
老积
何故蠢蠢作痛

究竟
众善士
南下北上
频密接触
寻觅解救之
符咒

在深渊
回响

之九
一组鲁莽的
阴谋 一轮砍伐
另一厢旗鼓相当
于地下秘密酝酿策划

静坐者
有标语横条
有涼茶口号
沉默者
有公式依循
有方案跟进

在摩拳擦掌之间
依招安 还是
顺大赦

村众
三三两两


之十
无色无味的
风筝
徘徊空中
想回老家

没有索引
岸在哪里
路在何方

总该有一个 清晰的
谜团

当初的
野花
水草和树木

触一触
摸一摸
嗅一嗅
揣一揣
也罢了

那一番瘾
流落 浪迹
迂回曲折 在那
银样镴枪头

之十一
落款南洋的
脱水印章
含莘粗茶冷粥
陶土缸磨着贫瘠
铁蒺藜捆绑住配方

蜘蛛补网般失眠
紧锣密鼓中走音

破一个窟窿
墜一口坑洞

依然守住板块似的天空
填补山穷水尽
修筑柳暗花明

大嘴巴的新村
含二百二十四户口
在那淤血斑驳虚弱的年代
辗转深呼吸

(南洋文艺,28/2/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