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意念是胸襟

李忆莙


王廷宇(照片提供/李忆莙)



王廷宇对马尔康进行了各方面的实地调研,收集了许多资料。10年来去,他几乎踏遍了马尔康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田野调查,重点不仅是嘉绒藏族的文化习俗,更多的是研究嘉绒藏族的语言。


认识王廷宇,是我在马尔康(位于中国四川省)最幸运的事。
甫到马尔康,竟然是宣传部的部长跟我说的,她说:你一定要认识这个人,他叫王廷宇,是一个台湾人。听说他最近又来了,住在松岗村支部书记兼村长的家里,他每次来马尔康,一住就好几个月。村支部书记最近新盖了房子,在二楼备有两间客房,是专用来接待到访的客人。我建议你们到她那里去住,保证宾至如归。而且可以吃到地道的嘉绒藏族饭菜。
接着进一步介绍王廷宇:他早在10年前便来到马尔康了,那时他刚上大学,念的是人类学,暑假来收集资料。毕业后继续读深造。听说现在是博士候选人了。
部长说这10年间,王廷宇对马尔康进行了各方面的实地调研,收集了许多资料。10年来去,他几乎踏遍了马尔康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田野调查,重点不仅是嘉绒藏族的文化习俗,更多的是研究嘉绒藏族的语言。据此间的学者说,这台湾人几乎成为这方面的权威了。更有趣的还是,只要你一提到王廷宇3个字,马尔康人的反应必然是:“哦,那个台湾来的,我认识。”然后告诉你他的行踪,再指点你住哪去找他。总之,“有关马尔康的问题,你去问他准没错。”

有问题,去问台湾人

有关马尔康的问题,去问一个台湾人,这确实很有趣。
原来这位漂亮的女宣传部长的父亲跟王廷宇很熟。这也就是说,宣传部长所知道的有关王廷宇的第一手资料,都是来自她父亲。
老先生每天都在松岗村的茶馆喝茶。王廷宇也几乎天天在茶馆走动。其实茶馆的熟客都跟老先生一样是些退了休的老人。这对王廷宇的采访非常有利。人类学嘛,老人不就是现成的研究对象吗。于是乎,老人们都摇身变成了王廷宇的调研“实地”。
茶馆就是这么有情趣和有故事。可不是,老人一般上都能叙述一些历史的变迁与兴衰,特别是嘉绒藏族部落的古老风俗习惯与语言,这里是取得第一手资料的“实地”。
老人们的口述历史,往往比各种文献资料或民间传说更为完整。因为老人们所讲述的都是根据他们祖辈或祖祖辈的口传,从而补充了缺乏文字记载的部分,在历史的长河中,在溯宗考源,与远古暗合之同时,并不与现时潮流分道,却始终坚守着民族文化的本位,让传承的余韵悠悠……

俨然是这家庭的一分子

那天早上,当我们来到松岗村,找着支部书记的家,出来开门的竟然是王廷宇。他说赵阿姨上班去了,她对你们的到来无任欢迎,请你们把这里当作是自己家。用过早餐了吗?有包子呢。我说用过了。他说那就喝茶吧,一面在客厅与厨房来回忙着;从煮水、泡茶、洗杯子到上茶,俨然是这家庭的一分子。
接下来的几天,他领着我们在马尔康到处跑。一路上不断地与路人互相招呼问好,从年轻辈到爷爷奶奶都认识他,不管到哪都有他的朋友;村民、官员、教授、记者、文人。往杂志社里一坐,半天下来,马尔康古今尽管沧海桑田,却也让我了解了不少。我的一点领会是:旅行与观光,各有层次。寄情山水,无非是对世态迷惑之苦的一种开脱。而文化与文化的相抗相融,自有调整与接受的必然过程。
而这“台湾来的”王廷宇指出,人类是大同的,不受文化牵扯,只因碰上有心人制造迷惑,让人心生恐惧,群起抵抗。
他没有主义,认定人类是相同的。10年马尔康来去自如,王廷宇告诉我,他的人类学研究有个结论:意念是人类的心胸。

(商余,1/2/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