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6日星期一

梅淑贞 梅诗展

【丁酉年  开年文人特辑】梅淑贞专号2


梅淑贞

火车
梅淑贞【诗近作】

因为那撕裂的汽笛声
火车,总是让我肠断心摧
一九八四年一月过后,你说
就不必再写诗了
今生最后一首诗
就仅记此次火车之旅
这有何难,我说
反正世上多的是坏诗
能不写就不写
所以火车总让我肠断心摧
因为自那时起
我的诗,即使连我也觉得难为情

从此便不再出现


迷情记
梅淑贞【诗近作】

凡女子,总有迷情于一旦的时候
许是一九七八年,你如此确切写道
在一篇名为〈迷情记〉的小说里
多么了解女人的善男子啊!我赞叹
但一切已来得太迟
警惕也完全失效
因为你早已断言
凡生而为女子
总有迷情于一旦的时候
我们命定是共业的同志
而且一旦是多长久的时间呢
如果一旦即是一生
那该怎么办
那就连迷途知返的机会也没有了啊

万礼
梅淑贞【诗近作】

从来不知道
小小的岛国
竟有此九曲十三湾的幽径
方到达的千树成屏障山道
林花密下如黄雨的墓园
拾级而上
穿过一重又一重的回廊
外貌相同的小格子方垄
紧贴彼此或互相对望
领头的人回首遥指
前面D座就是了
我突有近乡情怯的畏惧
是真的么
前面那个25C牌位真的是你么
果然是你
方格垄上有你的姓和名
还有你向来都说不准的出生年份
以及只根据推测的辞世日期
“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
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
在白色衣衫衬托下
你的笑容灿烂
向所有瞻仰你的人宣告
我轻抚照片
用仅有你才听到的声音说
好久不见,真的好久不见
谁知八年前那一别就是永诀
病榻上,你还不断挥手催我速归
从此再也无计可挽回

天堂戏院
梅淑贞【诗近作】

风沙铺天盖地的边境市镇
再跨一步
就是炮弹窜飞的战地
即使不闻丧钟之声
即使朝来仍未及闻道
到夕时也一样死了
那块唐玄奘西游必经之地
古称大月国的外藩之邦
年来年往
日以继夜
杀戮从不停歇
而今尤烈

这黯淡的斜阳下黄沙
让鲜血染红了的秋色
名字叫做“天堂”的戏院
以熊熊烈火
结束了此生的光影交错
这样悲欣交集
哀乐喜怒纠缠难分的年代
那道白光从此成为绝响
像地球上一间紧接一间的
丽士、京华、首都、大华、
国泰、豪华、奥迪安……
以无可奈何的骨牌姿势
前扑后继地纷纷倒下
无可挽回的埋葬了
多少的回肠荡气
多少的儿女情长
多少的痴男怨女
多少的离合悲欢
还有那述之不腻
拍之不厌
尔虞我诈
报仇雪恨的江湖恩怨

约莫三年前的某个雨夜
也曾以伤逝的心情
依依惜别了“新都”
那曾经悲欢缠结前半生之地
匆匆三载后
哀伤与惋惜犹然在怀
岂料噩运不断
悲痛更新
即便是号称“天堂”也不保
无语的苍天
无言的瘠地
沉默地承受欲哭无泪的不仁
在年年复年年的日升月落中
与之天荒,与之地老
与国破的山河长恨悠悠

*记2001年10月,塔利班暴民在奎达(Quetta)放火烧毁一间已有50年历史的老戏院之事。


偶遇陈克华
梅淑贞【诗近作】

细雨微风中,早春二月
湿润的台北两厅
沐浴在一日的余辉里
走入诚品地下室
转角处,见一冬装男子
盘据咖啡桌
俯首奋笔疾书
突抬头,竟是眼科专家
曾发愿要学昆曲
扮演情不知所起的杜丽娘
我笑问:“在写诗吗?”
“是。”他笑着答
摊开的稿纸,是一行行的分段
隐秘的诗
原来也可以这样理直气壮
在人来人往的咖啡座
在细细碎碎的杂音中
大庭广众地写


白首
梅淑贞【诗近作】

听说他被幽禁于楼上房间
已达五年零两个月又十九天那日
有人在近晚时分
看见他身坐轮椅中
出现在二楼阳台上
夕暮斜照下
白发苍然,目光迷惘
望向园内一排十二株的木瓜树
粒果不生
五六寸高的马草
生机蓬勃
慵懒的黄金猎犬
横卧车道
很吵的腊肠狗
依然逐影乱吠
九十六年的漫长岁月
六十多载的运筹帷幄
两万又八百方尺的空矌

全走入了虚无

(南洋文艺,7/2/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