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天崩地裂/天作之合

天崩地裂
艾斯【极限篇】

“轰”的狠击,她被铲进泥坑,愕然惊醒,寻寻觅觅四分五裂的身躯。
满坡荒寒:3年8个月沦陷日治重临?不!军阀猖獗不已成过去?被蹂躏的我们不是曾忍辱负重、 风雨同舟、共争得国家独立?鬼哭神嚎满山血手扒泥,有人悲恸:“挖到玉镯了,可是老曾祖母尸骨呢?”有人跪求:“别犁平祖坟!我们三代祖先都埋在这里!”有人挂着泪拉布条——“石化”撤离!稀土滚蛋!还我家园!”
满山屋宇崩塌,哀鸿遍野……。她掉下泪。
她终于寻获断臂,腕上陪葬玉镯却不知何时滑丢无迹……


天作之合
艾斯【极限篇】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相亲,其实对这类事不是很有兴趣,近40岁了,心如止水。热心老人家几次盛情邀她来与他相会,她都推辞了。这趟由于她即要转院,那儿更需义工,为着圆了彼等热心当媒人的心愿,临别之际就答应认识他——一直广获赞许的那个义工医生。
——他对我们和蔼可亲,每晚替我们检查身体后,还留下来和我们聊天说笑。
——他白天在自己的诊所,放工后当夜班义工,和你一样有爱心,年纪看来差不多,又还没结婚,天作之合!
她按照指示凌晨3点多抵达老人院,老人家们竟然都没上床,正围着饭桌兴高采烈在交谈,见她来了,就要她坐在特留的位子上,个个兴致勃勃掩嘴笑:你看你们两个坐在一起,多有夫妻相,医生和护士!多登对!
她望着身旁的空椅子……。毛骨悚然。

(南洋文艺,21/2/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