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3日星期五

孤独猫

翁菀君【完熟人生】

后来我发现自己像猫,尤其家中那只总是无法融入任何一方的孤独猫。

我家两只猫压根儿不想交朋友。尤其那只雌猫,无论见了亲人或远方的野猫,总是远远躲开。去年家中住进新的猫朋友,它大概觉得地盘失守,干脆离家出走。每天定时回来吃饭还喵喵喵地碎碎念,像埋怨没人出来搭理它,失了家中地位。然而一旦有人接近想抚一抚它的头,它又突然警觉起来,倒退伸出前爪,叫你最好别来碰我。

阅历体验多了

我心疼它,不知它在外头如何应付险恶,但也不得不承认那样的个性真麻烦。真像个个性难搞的中年妇女。若远若近,关心抑或疏离,都触不着心。雌猫小时候并非如此,大概某天突然长大了,阅历体验多了,遂长成了一只孤独猫,把心关上。
两年前,我心一横,回到职场去当中学老师,刚好和猫相反。像我这样总是定力不够的人,自由业待久了,抵不过心魔扰攘,自由变成无形的墙,世界隔绝在外,不到中年的人生已恍然一面死水。无风地带。向阳的植物萎靡困顿。离开与改变似乎是来自潜意识的呼救声。年轻时相信生活在他方,现实无论多难,远方仍有一处可以经由想象而安抚当下。年龄渐长之后,现实就变成了真实,而那真实的不耐与困顿,原来早就在心中。适不适合,时机不时机,仿佛都只是眼前迷雾,是借口。

炼石成金

后来我发现自己像猫,尤其家中那只总是无法融入任何一方的孤独猫。孤独的个性随着日子一天天养成,像养成某种摆脱不了的坏习惯。某天当我发现我不再需要跟任何人倾诉心中的哀伤,不再需要寻求援助,一个孤独的人即已炼石成金。反正生命从来只属于自己,像雌猫。没有一起喧闹的朋友,但也没有真正的敌人,也许只是觉得把自己完完整整地藏起来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有时早起下楼,总是记得要去看看雌猫的碗,看里头的猫粮小山有没有被吃开一个洞,若是有,雌猫半夜回来过。碗中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壁虎、蟑螂之类的小昆虫,那是猫留下的礼物。纵然平日少相见,古怪的脾性之下还是有颗温柔的心。
有时我也会想念那些可以说说真心话,可以在文学上互相理解的朋友。然而生活那么巨大,纵然我们无助渺小,日子还是硬生生地把每一个人推向前方去面对无常突变。而我只希望无论在何时何刻,我都得记得那猫饼干中的壁虎,一份温柔的力量。

(商余,18/1/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