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8日星期三

吃自由饭的

【散文】刘放


把自由当饭吃的,也吃得很饱的,多是自由的奴隶。过去有个说法: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星移物换,若自由可吃,三者皆可抛; 因吃自由会吃上瘾的。一旦上瘾,你就变成了自由的奴隶。

这不是危言耸听,或无稽之谈。太贪婪自由,挥霍得无以自拔,近乎作茧自缚。这却给识货的人制造商机,他把自由的产品当食货,把茧制造成绫罗绸缎,推向市场。这就是大数据分析公司 (Big Data Analysis/ Storage/ Bank) 创立的原动力。这是个空前绝后的建构。绝后则由年轻人去等待,这儿仅能稍为点出前所未有的来龙去脉。

以前已有

记得读大学时,有位在攻读哲学硕士的陈姓马来(西)亚朋友,和他谈起话来,总是什么什么方法论的。后来在某个机缘,和他以及其他同学聚合成队,与当时的神学学者及教授展开辩论。他也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满是方法论论调。会后有个对方的支持者给他开窍说,宗教是逻辑以外的视野,是一种单元论,一言堂。因好奇心驱使,我选修了殷海光的逻辑学。没料到在分析事件时,还得搬出一大堆符号和数据来辩证真伪。如是: 假讯息一击即破。

以后多年修读统计学和研究法时,我倾向于因果关系,局部和多元的。其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是大数法则。 简单的说,用作统计分析的样本,是无数次从同一母体进行抽样而取得的。为了省事省时,一般上仅抽一个样本。虽则如此,样本越大其距离普查所得出的数据就越近。不过,这个大数法则却有异于当今流行的大数据分析。

间谍特务盗窃国情是老生常谈,也谈不了。不过,以前东洋与西洋等国的人类学家,曾是它们要掌控的外国的先头部队。亲属关系,政治认同,社群结构等,都是日后奴役对方的重要资料。

社会科学界一直争论不休的是,探索社会真实的方法,到底是大量的统计数据,还是以田野参与建立起来的个体档案。 诚然,样本资料的涵盖面远优于个别档案,但它却缺乏深度。鱼与熊掌,不可得兼。

横扫天下的秀才

现在可以了。不但可以,其信度和效度还远胜于调查及田野资料。例如,谁能保证提供资料者是在无顾无虑的心境下披露出来的?新兴的大数据公司可以搜集到近乎窃听电话所得来的真话。这类真话资料在数量上的涵盖面空前庞大,从一个小市民,一个家庭,到全球的国家,都被网罗在内。泛称之为大数据储藏库,白话文是私立情报公司。它们深悉,把自由当饭吃的人与吸毒的人没太大差异;何不将计就计,也分享一杯自由羹?

说要使用武力去占领别国太严重了,它又耗时耗力耗命耗钱。马云在2018/3/30 的凤凰卫视说了:美国多年来就在做这种事,若能省下其所耗者,应可养活千万人民。 窃以为更省的是找些吃民主饭的社会,以选举做晃子,你帮它们选出一个既听话又不吃里扒外的候选人,不就搞定了吗?

的确有这类公司,也已在东南亚开业20年了,它们和印尼,泰国以及你已知道的,都有过大生意来往。可惜的是,收集资料的方法仍是传统的: 秀才不但要出门,在人民上街示威时,还得冒险做访谈的。

现今的资料收集方法,连“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的功能已嫌吃古不化了。知天下大事那算什么,报章电视天天有;大数据资料库却连芝麻绿豆的事都了若指掌,那都是吃自由饭的自愿提供的。他们倒没料到,每天的衣食住行,谈天说地,鱼雁往来,都被储藏在有关的资料储藏库里,如免费的搜索引擎、朋友圈、电子邮件等等。谁能把各公司储存着的讯息连接在一起,谁就网罗了吃自由饭的人的私密。

你要竞选什么长什么主席的,除非对手是弱不禁风、不堪一击的,要不然,应用大数据分析公司的服务,应是上选。那怕对手在千里之外,其亦无所遁形。不过,你得缴付一笔服务费,大小则取决于竞选的位子和对手的重要性。要是你的对手是我,你口袋可能要穿洞了,因我既不是朋友圈的会员,又不浏览四季宫电影,且我的中文电邮都使用繁体文言文,要翻译还得花一大笔钱呢。最保险的是使用甲骨文了,因为董作宾、崔大地、饶宗颐已作先后古了。

更令你意外的是,我已向一家英国注册的本地分公司买下你的档案,里面就有你常在酒吧喝花酒和摸女招待的照片。还记得你在朋友圈用脏话骂女人的谈话吗?我们是竞选三八会的主席呢,你省了吧。

我就干净得无瑕可击。不过,你不必气馁,那些公司也可以制造子虚乌有的新闻,然后传送到你指定的接收者的网址,可以成千,可以上万。也可以仅寄给贤内助有关我的外遇。假新闻叫价可能比真的要来得昂贵,因为良心也得进补。请你稍等一下,这类大数据公司今后应会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开来。竞争一来,叫价就会应声落地。

且慢,若采用向量卫星来处理资料的大数据公司,叫价就更高了,因为其卫星送过来的资料,据说目前还不会随便被另一家公司分享或盗用。我们是小市民,何必花大钱做小事呢?国库才有这种能力。

不是每个人都热衷于选举的。若你常发表文章,想要拿个奖,就会有公司按照你要的点阅次数收费。一个户头仅能点一个“赞”,市价是很高的。铜牌奖收费比较低,一个户头可作无限量的点阅到手软为止。若还有别人竞标,行情也就不看好了,水涨船必高。

身处大数据时代,吃自由饭要适可而止,不要变成自由的奴隶。

(南洋文艺,9/8/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