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挽歌

张光达【诗】

不忍在苍白的床沿伤感
因为这房间的下午
无法困住你生存的意志
而且我,在不忍叙说的下午
等待失去方向的渡头
时间的河流,寻觅
如潮水般起伏拍打
你我曾经的年少谈笑时光
二月的日影默默见证这些

而日影总是在白色床单上
在不忍的床沿投照回映
曾经你我年少飘扬的身影
下午的日光叙说
人与脚车晃动的投影
课本、练习簿的疑难杂症
人生习题的未来方案
在校园,安满园的疏落小径
足音空荡回响

今夜,所有的足音静止
白色倾斜的床单,空荡回响
躺下,和着星光滑落
你我曾经共车议论的话题
越过黑色的子午线
潜在的余温,渐渐风干
以一次列车的决裂脱轨
在不忍的二月,一颗早退的星
之后,你已是走入茫茫一片了

——仅以此诗遥寄一位挚友

(南洋文艺,7/3/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