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过平常日子

文戈【日子河流】

人们过日子,总是无意识地过,过了一天忘记一天。细想才惊觉,如此平常的日子,才是实实在在的人生。

晚饭后和老伴去散步,返家时天色渐暗,西边天际犹存一抹深橙色的梦幻晚霞。老伴放开我的手,举起手机拍下,移动镜头再拍。老伴近来换了手机,老花眼了,换个稍大的屏幕。手机的高清摄像功能给他带来无限惊喜,看到怡人景物就手痒,像少年时获第一台相机时那样傻劲儿乱窜。我有时忘了他还是很天真的,忙碌的日子常常忘记天空还有飘过的美丽云彩。
踏进电梯时遇到同楼的老伯,他今天心情超好。每次看到我们一起回家或一起出门他总会说:“两个人啊?”。如果仅碰到我们之一他就说“一个人啊?”。好像我们是连体婴,见到一个没见到另一个就有问题。潮州老伯华语不太灵光,他与太太用潮州方言交谈发话连串如珠,气焰强盛。第二语文资料库的语料不多,来来去去就是“两个人啊”、“一个人啊”、“另一个呢” 、“回家啊”、“走街啊”、“去拍拖啊”等短句子。老伯肢体嶙瘦如狼,目光锐炬似鹰,表情似笑非笑,语气很好笑。

安安静静过小日子

这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映照。或者说,是老伯眼中看到的我们的日常生活掠影。突然觉得,其实每天出门、回家,把每一天都过好,日常生活也是永恒。人们过日子,总是无意识地过,过了一天忘记一天。细想才惊觉,如此平常的日子,才是实实在在的人生。回顾前半生,自己本来就胸无大志,有幸得以披袍当教授,也是上天眷顾。我只勤勤恳恳耕耘,老老实实做人。在这新岁之际,如有祈愿,只愿今后能趁体力还行的时候,与老伴到处走走看看,在家则老蛇入穴,安安静静过小日子。
新年伊始,金鸡啼晓报春到。捏捏肉身,还在。过去的日子,任何小病小痛都当它是福。跨年时节,母亲痛失幺弟。母亲娘家最后一名男性大家长之消逝,是岁末一记闷雷。80年代父母随弟弟举家北移,母亲与娘家弟妹也就南北各据一方过日子。日据时期14岁的母亲背着4岁的三舅逃入丛林的情景,遥如梦境。近年来三舅疾病缠身孱弱无助,往生也算是离苦得乐。一则以悲,一则以喜。悲喜交集是人生场景,也是常景。岁月悠悠,很多人与事都会消失。人事无常,以平常心应无常之事,此心且安。

半辈子和一辈子

近日社交媒体上流传一则励志文,说“父母是半辈子,兄妹是一辈子”,深有所感。一般人活至半辈子,父母也年老了。然而健康长寿的父母也是一辈子的。我妈身子硬朗似骥脾气犟如驴,子女有福气看她迈入老耄之年,她有机会看我们变老。我哥体壮如牛气场强大,弟妹比我年幼,呦呦鹿鸣,自然就是一辈子。新年新希望,咱也俗套一下:但愿天下太平国运亨通时来运转;兄友弟恭姐妹亲爱;人人岁岁有今日,日日如今朝;喜乐平安和和美美过日子。

(商余,10/2/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