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

铁路 

夏瓦呐【散文】

在菲律宾马尼拉,经Espana Boulevard见一横穿马路废置的火车铁轨。
那时年幼,他们两人还在小镇,坐在石墩上,他指着横过华人新村的铁路:“我愿像一只鸟,沿着铁路飞到很远的地方!”
她:“你想坐火车?”
他:“你不想?”
她:“我坐过呀!”
他羡慕她。
一班火车开过,隆隆隆隆隆隆隆隆——声音虽刺耳,他却觉得动听,并惊诧火车的大力能拉动一车的人与货物。
他:“这火车从城里来的吧?”
她:“可能是新加坡。”
他望着城市的方向,眼里充满期待。
他:“不知火车会去到什么地方?”
她:“天知道,可能开到地狱去喔!”
他:“什么时候带我坐火车?”
她:“等我爸妈带我坐,叫你一起。”
他:“什么时候呀?”
她没有答话。
他站起来,伸出手臂,触摸空气,他手缩回来,又伸出去——他要跳上去,跳上铁轨,便可以去到那个世界。他目光移向铁路旁的马来人的小椰屋,再移向铁路,前方,那道铁门,延伸远方;他目光停留在那边,是的,他渴望坐上火车,看看那些个地方是不是跟梦境里的一样——突然,他感觉到身体轻飘飘,飞起来,就像一根羽毛,飘荡在铁轨之上;注视着清冷夜色下的铁轨,他不知身在何处;这时,他看见一朵微光,冷冷的绿芒;接着,出现一个影像,似乎是他自己,他不确定,他想应该是他自己;那人走向铁栅,铁路延伸,四下无人,景物是没有见过的,没有声音,似乎万物都已睡去死去;他发现处于一个边界……
他们头上,天空是蓝色的,好像空气也变得流畅,渐渐离去的闷热,他多么想时间在此刻停止,把这条路通向天堂,啊,那究竟有多远呀?他知道城市是不同于村庄的,就像角落躲藏着什么东西;透过茂密的枝叶,他猜想着铁轨的尽头,或许是铺满鬼魅的黑色城市。

(南洋文艺,14/3/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