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鸟尽弓藏的滋味

冰谷【人生风景】

接手整顿园丘不到一年,我就翻种了两百英亩新树,而这些新树竟占据了5个馒头形山头,四轮驱动车发足马力才能盘绕而上,种植工作的艰辛困难可想而知。

在近乎半世纪的农业旅途中,我曾经投入好几个大园丘述职,当中有橡胶、可可和油棕园,服务时期都在5年以上,且获园主口碑;来去匆匆就结束宾主关系的也存在——那是牛山园的日子。仅年余我就向那片苍茫郁绿的胶林挥手,怀着暗然的离情别绪,还有彷徨和忧伤。
命途多舛,生活多波折,那是我的人生旅途写照。那时我已40出头,没有积蓄,更无经济基础,孩子尚在求学,一时间顿感惘然。失业的苦果啃蚀我的心灵。
说回牛山园,这个据地1500多英亩的庄园,因地近柏油马路,地点堪称优越;可惜因为悉数老龄胶树,胶产量低劣,加之管理失当,以至连年亏损 ,负债累累,虽屡求脱手但总遭许多富豪商家避弃。最后被一家粒状树胶厂接手。
那时我在大年城郊外经营园艺,牛山园距离大年城仅十余公里,对牛山园长久以来积弱的消息也略有所闻,心里明了要去解开这个千丝万缕的死结不是简单的任务。经营粒状胶厂致富的牛山园新园主聘用我必也经过深思熟虑,才肯将解救的担子寄托予我。
一般上产业和园丘,多数因经营失当,或园主易手才换新人领导。上任接手经营的新人都需经过一番心血去整顿、改革、开伐,园丘才逐渐走上正规,享受成果。

收拾残局的旗手

新园主找上门来,给我合理的饷薪,要我整顿新购的产业。换言之,我是被新园主派来担扛收拾残局的旗手。我提着上方宝剑,从办公厅开始,撙节开销,整个办公厅的运作支出缩减近半。
办公厅运作正常之后,我接着巡视胶园,发现许多胶树荒废没有采割,使到工人“行头”操作树份减少,这是造成产量低劣的主因。另一因素是树老,没有按步就班进行翻种新树。整顿荒废的胶树需要工头参与,顿促胶工重开胶树,以增加树份来改善胶液产量。
至于砍伐老树改殖高产量新品种,这是园丘增产提高收入的最佳决策。所以在整顿改革的同时,设立苗圃,积极为翻种铺路也成为忙碌的工作项目。
牛山园故名思义,丘陵遍布,而地势成为翻种过程的阻力。接手整顿园丘不到一年,我就翻种了两百英亩新树,而这些新树竟占据了5个馒头形山头,四轮驱动车发足马力才能盘绕而上,种植工作的艰辛困难可想而知。
一切都在顺序进行,而且成功在望。就在这时,园主以管理不力为理由,叫我自动辞职。我知道这是一场“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现实版,只有带着无奈和愤懑走出牛山园,去寻找另一片人生风景。
但心灵留下的创伤,久久不能抚平。

(商余,16/2/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