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

王子复仇记

梅淑贞【诗】

有些日子,不那么沉重的黄昏
我急驶而过,轻飘的
忘了向左边望一望
生铁黑底描金漆的闸门
斜阳也照不进的深深院
那一排种在篱笆旁的白胡姬
是否仍然在车水马龙的一角摇曳

有些黯淡的黄昏
特别是大雨淋漓中
或许仅是细雨纷飞下
又或许仅仅刮着风
带点飞沙并未走石的迷蒙
我放慢速度而过
像电影里的慢镜头,沉重的
沉痛的,向左边回顾一眼
那般伤感的暮色
流水似,顺着金漆有点剥落的黑铁门
哽咽地悄悄滑落

这九州大错
到底是谁铸成?

当你决定以凛冽的苦酒和冷冷的枪枝
为自己和一家人践行
这是命运的播弄
还是宿命的必然?
百年的百年之前
已有一个严峻而沉痛的预言
某代之后,古老的王朝将亡灭
故国也不复为故国
只有山河仍在
但悲泣的岂仅是草木

听闻你的永世之痛
同样始于一个“情”字
那一夕之前,若有个知音人
愿意借出一双耳朵
聆听你的汹涌澎湃爱恨情仇
以温暖的手掌
抚慰你脸颊的冰凉
那一夜的呯然心碎枪声
就不会成了血泪斑斑的历史

但愚昧的人们
只会以自己身上的血肉
筑成各自的生命长城
虽然我们永不相识
但由于每日自你故国领事馆前
经过的不能自己哀伤
只能轻轻告诉你:
你的家业,已经不复存在
王朝覆灭的预言
已因你而实现

*注:2001年6月1日,尼泊尔太子屠杀父王、母后、弟妹以及其他在座亲戚9人后再举枪自杀。那些年,尼泊尔领事馆坐就落于邓普勒路,我每日上下班必经之途。尼泊尔终于2008年5月取消君主立宪制度而成为共和国。

(南洋文艺,14/3/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