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乌鸦索贿


唐君复【极限篇】
       
一只任职森林消防局的乌鸦局长,光天白日下,飞进按摩院,对猪八戒说:“由明年起,按摩院必需每年交上5000元,作免查电路,就可获取消防认证书,安心营业。”
猪八戒自从开门营业以来,尚未有局长级的高官上门索贿。可是,这个新任乌鸦局长,戴着官帽敢敢来索贿。最近按摩院也被执法者搅得风声鹤唳,寻花问柳顾客少登门,手头拮据,使猪八戒的胸膛有如被一粒巨石压得喘不过气。
按摩院每年更新营业执照时,必需暗中缴交1万5000令吉疏通费,还要买通别区的飞畜走兽来索茶钱。除此之外,在马路驾车的蛇鼠昆虫,磨光了车轮,又要虚心下气地给钱它们更换新轮胎。
更要命的事,就是隔三差五又遇扫黄大军来抄院,并将蚂蚁按摩女郎扣留在派出所,猪八戒又要张罗现钱将它们赎回来。
现在又遇到局长索贿,猪八戒自认倒楣,便低声下气地向乌鸦局长求请说:“每年减至1000元是否可以?”
乌鸦局长说:“5000对你来说是小数目,你绝对给得出。况且,这笔钱是要平分给众多乌鸦兄弟的!你给太少不够分。”
乌鸦看见猪八戒转脸不情不愿之意,改口气说:“你不想给钱也可以。但是,到时你不要埋怨我的属下,乌鸦审核工作照规矩做就好。希望你考虑考虑!”
猪八戒也了解乌鸦所实行的措施。假如乌鸦索贿成功,它就只眼闭只眼开。假如违反乌鸦的意愿,乌鸦可以说院内的电线不达标,惟恐短路,烧伤烧死顾客等等。总之是吹毛求疵,猪八戒不交索贿,就没好日子过。

(南洋文艺,28/3/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