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

中老年人在異乡

高玉梅 【听音观心】 文字与摄影

3月的春光静美。

自从多年赋闲无业,终于在半年前取得突破而重回职场以后,就深深体会到,半百人生,才要来爬一座高山,虽然只是当个老师,教那几堂课,竟几乎要了我的一条小命。
记得数年前看过一本书,书名大概是《人过四十,还想还活四十年》,主题说人年纪过了40岁后,健康、体力、精力开始走下坡,而这时却也是事业、家庭、社会责任等等都正面临更大考验、压力乃至阻力都在往上冲的阶段,因此人生形成一个交叉,有如置身一个危险的关口。把书看完了,我笑笑对自己说,要警觉了,却只是说说而已,仍然毫无自觉地朝着50岁的关口浑浑噩噩地走过去。

内心天翻地覆

开始转业当老师时,我已49。在这期间经历着步入中年而惊见一生从未为自己而活的内在革命,经过一连串自我怀疑和寻求锐变,生活表面平淡不变而内心天翻地覆的翻滚折腾。这时候,上天让我如愿而得已当上个老师,是恩赐也是严峻的考验。每天去教课,都面对内心挣扎。一次站在楼梯下,跟远在英国的朋友通短信说,我正要爬上3楼的课室去上课,每天都是一场uphill battle啊!
又,为了取得教学文凭,报读了网络课程,把最后一份功课赶完之后,全身虚脱以致心情无比的沮丧,竟有撑不下去了的感觉。中年再出来社会工作后,结交的同事朋友也多是中年才到异乡转业打拼的人。
55岁的澳洲女子G,单亲带大了一对子女年至成年以后,只身来到中国教书,一边工作一边尝试拿起相机,重拾年轻时的热情。来自东北的C,在法国生活十多年后回到中国大陆工作,埋怨说浙江大约摄氏10度的冬天怎么这么冷,而他其实才刚从零下20的东北过了春节回来。塞尔维亚女子E,脚伤了几个月无法工作,现在开始上班了,每个月都追问有没有出粮,并且说她负伤了也不想回国,因为那里找不到工作。50出头的D,单独一人住在亚洲多年,常常会忧心英国的姐姐哪天会突然来电话通知他老迈母亲的噩耗。刚当上爸爸的外语老师J,每天应付繁忙的教课工作并想念着远在西班牙的妻子和新生儿子。

冀回归心灵故乡

前天在大学的西餐厅遇到比我小几岁的巴西女子R,刚与前夫打完了抚养权官司而成功把儿子带到了中国,一边跟儿子吃午餐,一边忙着推展下一个研究项目。R见了我,问我可有时间精力帮她做一些文宣翻译和问卷调查的工作。我说,我刚赶完功课的那篇论文,你可知道我的题目是什么吗?就是探讨如何能克服老师们教学所引起的疲怠。结果,我功课赶完了,审批也通过了,评价说我写得很好,我却只是开心了一个小时,而虚脱沮丧的感觉,却延续了几天,因此让我一再怀疑,当老师和做学术,并非我的天命。语毕两人都说,或许我们应该相约去看场电影。就看那部《一只狗的使命》。如果连狗狗也有天生的使命,那我们更应该继续追寻自己的天命,不要一直流浪到中年,仍然苦苦挣扎。到哪天,在异乡漂泊累了的时候,可以回归心灵故乡。

(商余,22/3/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