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麻坡早期作家 薄丝

李锦宗
       
知道麻坡早期作家薄丝的人,似乎寥若晨星。能够深一层提供有关薄丝史料的人,至今依然没有遇上。
如果以一般的角度来看,薄丝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属于一个女性的,姓薄名丝;假如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笔名颇为奇特,薄薄的丝绸,只有作者才能知道它的含意。其实,这个笔名是“博士”的谐音,作者少年时希望以后能够成为博士,但是这个梦想没有如愿以偿。

方修杨松年提过

在现有的文学史料中,写到薄丝的,只有方修和杨松年。
方修1963年12月由新加坡世界书局出版的《马华新文学史稿》中卷写到《狮声》时,提到的作者群,其中包括薄丝在内。他说︰ 1934年,在《狮声》与编者李铁民“同在该刊发表文章而比较活跃的作者,有何曼倩、梁志生、梅薄丝、李君侠等。这些作者的特点是相当笔健,很多琐碎烦屑的问题,都能够发挥得酣畅淋漓,但却缺乏李氏那种关注国家、民族、社会以至国际大事的痌瘝在抱、悲天悯人的旷大胸怀。”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方修在《马华新文学大系》中没有选收薄丝的作品。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目前难得一见薄丝的作品。新加坡国家图书馆可能藏有《狮声》显微片,或许可以找到他的作品。
杨松年在1990年8月由新加坡同安会舘出版的《南洋商报副刊狮声研究》中,谈到薄丝的文字较多︰“薄丝,姓梅,其他情况不详,也是《狮声》副刊一位相当活跃的作者。笔名另署梅、梅君等。在李铁民编辑《狮声》的前一阶段,已开始为这副刊写稿,共有5篇作品:〈漫写〉(散文)、〈婚夜的月〉(诗)、〈痴心女子负心汉〉(散文)、〈弱女哀音〉(散文)、〈游艺会记〉(散文)。在连啸鸥代编时期,作品渐多,也多是随笔,计有:〈从饭桶说起〉、〈漫记〉、〈卓君的悲哀〉、〈狂鸣〉、〈不要气馁,女人〉、〈青年病〉等,另有两首诗:〈失望中〉、〈给她〉。李氏回星接回编务后,薄丝就少交稿予李氏,只见有一篇散文〈九一八前夕的麻坡〉出现而已。……”
1935年1月13日,李紫凤接编《狮声》之后,薄丝写得最勤,发表86篇散文,16篇翻译作品,一篇短篇小说〈简单的生活〉,一篇戏剧〈家与国〉和一篇论文〈如何改革中国文字〉。
1936年2月,《南洋商报·狮声》(李紫凤编)跟《星中日报·星火》(胡君苹编)笔战,他在《狮声》撰写〈近视的文艺批评家〉和〈应有自知之明〉参战,抨击《星火》作者李润湖。
李天游编辑时期,刊出薄丝的杂感〈谈忙〉、〈硬干〉、〈吉路日窄〉和〈泽及一万〉以及翻译小说〈三办士的银币〉和〈俘虏越狱记〉。戴隠郎编辑时期,薄丝似乎没有作品刊登了。

原名梅锡祥

薄丝在中学时期就开始写作,在什么报章副刊抑或文学刊物投稿,目前不得而知。他在《狮声》刊出作品时期,是否有作品同时在其他地方刊登,仍然找不到有关资料。他在《狮声》以后,作品在何处发表,也还没有查到。希望知情人士提供有关史料,使有兴趣的读者和马华文学研究者能够进一歩了解这一位早期作家。
根据所查询的资料,薄丝原名梅锡祥,生于广东台山,幼年南来柔佛州麻坡,在中华小学插班念三或四年级。中华中学初中毕业后进入当地一所英文中学,插班念8号班。
有一天,他打篮球时跌倒,脚骨折断,前往新加坡寻找铁打医生治疗,弃读9号班,在他父亲合股经营的当店帮忙。在香港念一年的中医,回国后到霹雳州怡保挂牌当中医师。约1948年曾在中化小学教书。过后又前往怡保谋生。后来患有肺病,1950年代在怡保与世长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