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酸菜面块

李忆莙【驻足红尘】

来到阿坝藏地,尝了最传统“酸菜面块”,原来跟我们最普通不过的“板面”几乎同出一辙。

我们在松岗村入住的所谓宾馆,其实是村长赵春秀的家。那三天两夜像是在家里一样,果真是宾至如归。一天三顿,都跟他们一起吃。所谓“一起”,就是入乡随俗,按照嘉绒藏族人家的饮食习惯。也正因此才品尝到真正的嘉绒菜肴,而且是很地道的家常菜。
松岗村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是马尔康市下辖松岗镇的一个小山村,以藏族为主。

只吃元根叶子

随着中国国民的生活水准日愈提高,嘉绒藏族的饮食习惯也有所改变,已不尚牛羊肉,而多以猪肉为主。因此腊肉非常普遍,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腌制。我最印象深刻也最爱吃的是腊肉酸菜面块,这是一种极为普通的传统面食。
酸菜,顾名思义,是经过发酵变酸的腌制品,可入口却不觉其酸。其实比我们南洋的咸菜还要稍为淡一些,也没我们的大棵。乍看还以为是萝卜的叶子。他们摇头,摆手说:不是萝卜叶,是元根叶。元根是什么?是一种酷似萝卜的块根植物,大的有好几斤重,但嘉绒人却只爱吃叶子,把大萝卜拿去喂牲口。叶子做成酸菜。变成餐桌上每天都必不可缺的“必需品”。甚至有“三天不吃酸菜,走路打翩翩”之说。

面块即本地的板面

酸菜的做法是先将元根叶煮熟,放入已有酵母水的桶或昙里,一两天就可以吃了。还有一种干的酸菜,是为过冬而准备的。是将发酵好的酸菜,挤掉水分,捏成团晒干,食用时只需稍为揉碎,加入汤里就成了鲜菜汤。在冬季里,以酸菜干煮面块,再加些腊肉(必需选有肥肉的部分)悉悉索索地吃得浑身暖和和的,感觉特别过瘾。
酸菜有很多种吃法,除了做汤,无论是炒、煮、凉拌都很好吃。嘉绒人的餐桌上,一年四季总是少不了酸菜。
面块或面片,对于我们东南亚的华人来说,其实并不陌生。只是我们不叫面块,其实是一样的东西,在不同的地区有其不同的名称。有的叫“板面”,有的叫“面粉粿”,还有叫“扯面皮”的。煮法和配搭的材料虽各有不同,可万变不离其宗——都是待汤煮沸后,或扯或切放入,一锅煮成。
来到阿坝藏地,尝了最传统“酸菜面块”,原来跟我们最普通不过的“板面”几乎同出一辙。由此可见,吃五谷杂粮的民族,面食再怎么变化,也是有限的。其实最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味佳肴,并非山珍海味或大鱼大肉,而往往是一些在你的心灵深处长久留存的记忆与情怀……
我知道,这酸菜面块,在我往后的人生岁月里,必将有它的一席之位。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好吃,而是那里的人的平常日子是那么地静好。静到像一潭水,一面镜子,静到梦里去……在梦里也闻到,这正是一个证明,证明这普遍而简单的面食已经深植在我的心田里——人生果然是一连串的领会,不管是迟来的顿悟还是其他的诠释,稍稍一想,就觉得世界其实是大同小异的。

(商余,1/3/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