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

蓝色的宜家购物袋

苏菲 【异乡游志】



天气回暖后,又可以在路边或公园里看到许多露宿者的身影。
初临布达佩斯时,我惊讶于随处可见的露宿者。他们普遍睡在走道上、公园的长凳或车站里。可以看见多数为男性,他们的床就是随处捡到的纸箱,身上就盖着被子,身外物都用一个小行李箱或一个蓝色的宜家购物袋装着。
由于布达佩斯市政局规定,露宿者不能有长期的据点,白天时,露宿者都会将一切打包,然后带着自己全副的家当,随处流浪。向路人乞讨,或就在公园里流连,或四处搜寻垃圾桶,寻找别人丢掉的饮料瓶,若瓶内有些剩余的饮料,就直接扭开瓶盖,仰头饮下。有时候,他们也在公寓将垃圾桶拖出放置在路旁,在工人将垃圾收走前翻找垃圾。

宜家购物袋够大

然后,我开始注意到这座城市有自己对待露宿者的方式。路边总可以看到包装袋里还装着刚到期的白面包,或者一些已不要衣物,放在盖好的垃圾桶上方,方便露宿者领取。而露宿者暂时放在走道的行李,也不会有人取走。
久而久之,我也开始可以辨认出哪一些人是露宿者。他们身边总有一个蓝色的宜家购物袋。想当然尔,宜家购物袋够大,能将细软全部放入,绑好,背着到处流浪。
这种情景颠覆了我对蓝色宜家购物袋的想象。这个出售家居梦想的品牌,因其简单明朗的设计以及收纳点子见称,那是每个人打造家居时,首个想到去逛逛,累积一些装潢点子,或购买一些相对廉宜家居商品的卖场。看着没有家的露宿者,身边带着一个蓝色的购物袋,那么碍眼,又仿佛那么得宜,有种荒诞,又说不上来的情绪。
我曾因撰写一份报告而访问了一名日间庇护所经营者,他告诉我,他们尝试为露宿者找工作,但都得每日陪他们上班,否则露宿者的工作都无法持久,但他们的工作手艺都不理想。长期露宿在外,他们的技能和身体都随着时间耗损,更甚的是,重建生活的动力也消失了。由于没有人关怀他们,他们很快就失去了与他人和社会连接的纽带,而流失在社会的外太空里。
我想到吉隆坡的露宿者,想着那些提供食物给露宿者的年轻人,突然好奇,我们的社会究竟以什么方式对待露宿者?

(商余,15/3/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