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头头 诗道

马盛辉【诗】


码头
把你们的船
都开走吧
这里禁止
卸货和交易
让我拥有
一片空荡的港湾
让几个老人
静静垂钓
我的梦船
才会归航

船头
就在我眼底下
你把她
推下海去

“你跳,我跳”
你阴阴笑道
向她挥手

你没有留意到
我已经悄悄倾斜
“我沉,你沉”
我说

罐头
功课考试文凭
工作房车家庭
各种分量
清楚标明
经官方检验
无犯罪记录
无政治野心
就可以出厂了
注册商标是
老百姓
保鲜期为
一生

枕头
侧睡吧
贴耳于我
你才会听到
我上载的梦
你才会知道
我是
床的头
在没有月光没有星光
也没有灯光的黑暗中
我是
唯一的温柔

石头
我比你的拳头硬
可是我
不能变成剪刀
也不能变成布
一再被你
抛掷击打
这一生
不是我破碎
就是你们破碎
剪不断
包还乱

镖头
每天负责押送
数十车的记忆
山道上密林中
时有强人出没
还得日夜兼程
赶在明天之前
交到梦的边缘

眉头
睫毛对我说
它是水边飘逸的芦苇
而我
只是岸上的一丛野草
皱了又皱
始终吸不到泪水
却偏偏
比它茂密
显然
焦虑和愁苦
令我滋长

额头
他们管那些一条条的
叫岁月的铁轨
如此深刻
连蚊子
也能在里头
卧轨自杀

指头
他恐惧地拿起刀
作势要把我砍掉
他冒冷汗说
自从日以继夜地上网后
全世界
都有他的指纹

案头
在门窗深锁
黑灯瞎火的
斗室内
启动视窗
清理桌面
清空回收箱
扫描病毒后
也算得上是
明窗净几


尽头
继续走吧
过不久
你就会看到
那个似曾相识的
牌子
看看它的背面
是不是写着
起点

“原来尽头在这里!”
有人在前方尖叫
前路
漫漫

老头
这年头
你只要往后巷
摆张凳子闲坐
抽抽烟
喝喝茶
看看报
摇摇扇
歪着头打瞌睡
随意咳咳几声
大家都会说
那老头
还真是的

礼貌上
叫你一声
大叔

(南洋文艺,21/3/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