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我的人生富有

游枝【游目四顾】

记得当我躺在手术台上那一刻,子侄们正在为我需要的一笔医疗费奔走,一位童年时代的玩伴,已经为我解决了金钱的问题。

以金钱衡量人生,我是个穷人。
年纪是退休之后20多年的老龄了,还背着不少未还得清的钱财拖欠。为清除拖欠,为沉重的医疗开支和生活费用,仍得劳碌涂写。
对自己的人生,我还有另一面的评价准则,是人情。
尽管在打骂责怪的环境中成长,那种委屈与痛苦,进入老境之后依然恶梦连连。那是传统封建家教的残留,没得埋怨也不是家中长辈的自身过失。
因贫困失学失意的少年时代,兄长只不过是建筑工人,却节食省用,又不求偿还的支持我完成大学教育,是我得到的最有助,又最温馨的亲情关照。
从少年时代到今天的老境,友情是最大的生活支持。
人生若要作一次结账,钱财是一无所有了,自觉活在有情的环境中,我的人生富有。

总有希望和出路
我自己的经历,就是一项证明,机会永远是存在的,再艰难的时代,总有希望和出路。
父亲陪我到21岁那年就走了,他留下一句话,说希望我多读几年书。我在中学之后当了几年兼职记者和建筑工人,得到一位长者代我办理去台湾读大学的手续。当年父亲的遗言,哥哥说他会兑现。那时,台湾求学每月最省要用50块钱马币,是哥哥月入的六分一,有他的承担,我读完大学。
父亲的心愿,善心人的牵引,台湾开着的升学大门,又有哥哥的全力支持,原本不可能上大学的我,完成了大学教育,又因为有台湾高等教育的基础,后来我两度留学。从环境中找寻、同时掌握每一个小小的机会,很多本来不太可能实现的目标就变得可能了。
扪心自问,几十年长的人生,最大的幸福是交了一群知心朋友。
少年时代,燃点煤油灯一同做功课的学友成了后来漫长岁月互相关怀照应的知己。
职业场上,又结交了多位诚心相待的朋友,甚至越过了国界,都有坦然相对的知交。

得到多,付出少
记得当我躺在手术台上那一刻,子侄们正在为我需要的一笔医疗费奔走,一位童年时代的玩伴,已经为我解决了金钱的问题。还没来得及说多谢,他说,别挂在心上,不然就不叫友情了。
此刻,整理自己过去的人生经历,发现自己在亲情友情中享尽幸福的同时,只有内疚惭愧。
每一个人生阶段,每遇挫折,都在亲情友情的庇护下,平安的走了过来,我得到的多,付出是相对的少。
有亲情,有友情,坎坷的数十年,好幸福,好美。

(商余,9/6/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