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5日星期一

神山传奇

陈明发【组诗】

1烟火师

烟火这行当,身世说不清
勉强形容,医师比较贴近我心

歉收的季节,人们遗忘田园
仇恨与纵欲足够他们遁地升天
万户千家的春花灿烂秋寒里
我治愈每个人的每一种心愿
我任意挥挥棒,乡人都鼓掌
最平庸的魔术师也能大河开道
再丑怪的秃女也秀发扬起风情似浪
失恋溃散的男女随街抱个人
从此就幸福美满地久天长

大家卖田卖女贡献每一分真情
买下货郎箩里的空罐空瓶
我圆熟转个身收拾好药物布幕,乘云远行
乡人张大嘴巴和眼睛,不久又雀跃欢呼
不管怎么样,大家见过了神明



2屠狗辈

右膝盖盯紧狗的左后腿
左手牢牢抓着它的右前脚
另一只手握刀没半分唠叨
一                              划
从喉部到阳具深浅恰恰好
一抹血如沸水洒在汗脸手臂
那就行了,当一个
屠狗辈

一部书也不是天生的
故事说了从前也要交代现在
就像屠狗的起手式往往是
发疯流血狂奔的狗
以及少年的发呆流汗颤抖
老练轻快的出手
已然很久以后

在山巅水上飘逸行走的诗
不比屠狗简单也不比屠狗难
苦的是狗死后要安息
韵律诞生时人心有所归依


3 猪笼草

当苏禄海盗的残兵倒在泥滩抽搐
我从高高的树冠上俯视如一千盏灯笼
只有摇头,入夜以后若无其事熄光养眸

当天朝上国的兵卒遗骸葬入黄土
我匍匐过腐叶砂石朽木如一万只酒壶
一分分,温柔的渗入他们的肉身白骨

肤色与腔调诠释不了
大大小小的一场场战祸
这山头,主人家永远是我

当呻吟挣扎在焦岸边
脸庞贴近我的杯,摇晃中看见
远方女子的唇,有嘴形没声音
我也没有酒,只有命运
和他们一样的虫虫蚁蚁

更不堪的,窟窿掘在胸膛
像极了我狩猎的陷阱
可谁也不愿趋前窥望
为了洞底有一颗哀伤的心

依然残喘的,挨着树头坐
喷落草叶的咳血
从碧绿流向赤褐
在颈项偏下一边那一刻
终于干瘠如墨


4 答案

他转身的那一会
她捧着他的杯,害怕
那温度再也唤不回

杯口挽留他的唇印
渗杂茶味与兰香的吻
渐渐从腮颈消音
她闻到山雨欲来的寂静

雷光劈下那一会,没收
他离去的河口

她想把自己酿成一坛酒
年年丰收节也好追究
异土男儿真的吗不信天长地久

可她弄不清酒祷的方法
神山上的祖祖辈辈或能告诉她
答案,像一圈圈涟漪
眼睛离不开波心,一朵荷花

树海秘径的聆听,阵阵
山韵,离不开低洼和峻岭
是真的,守候的话语
从来不理云或雨

(南洋文艺,6/6/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