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猫事

李忆莙【驻足红尘】

答应女儿让她养一只猫,也不全无条件的。首先,她必须承担猫儿的起居饮食,更重要的是清理沙盘里的大小便,确保家里没有异味。女儿都是一一允诺。

之一
终于抵受不住女儿的苦苦哀求,答应她养一只猫,是心软于她的爱猫如命;每见有猫影一闪,也不管是在沟渠旁、汽车的底下,甚至是在垃圾堆里,都不顾一切追随而去。有幸能将猫儿寻着,又倘若是温顺的,便立即抱在怀里,对它一往情深深到底。每见此情此景,都不由一阵心软,心想,也罢,不就是一只猫吗,那就养吧!
答应女儿让她养一只猫,也不全无条件的。首先,她必须承担猫儿的起居饮食,更重要的是清理沙盘里的大小便,确保家里没有异味。女儿都是一一允诺。于是,一只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小猫便从防止虐畜协会那里给领回来。

床上晒太阳
那是一只褐黄色的猫,两耳和背部有着一圈圈大小不一的螺旋纹,谈不上出众,却也是漂亮的,而且非常活泼、可爱。小猫一进门,立即赢得全家人的欢心。
我喜欢它的清贵,有那么一点点的傲气与矜持。而女儿更是洋洋得意,她是看准我不会反悔,猫则意识到它地位之稳当,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在家里为所欲为。一会跳上沙发睡觉,一会在地毯上嬉戏。我的睡房朝东,太阳一出,它即老不客气地跃上我的床上晒太阳。除此,只要它高兴,随时跃上柜台上,在那些脆弱无比的瓷器之间钻来钻去表演杂技。更让我心跳一百的是跳上阳台铁栏杆上的一瞬,那高瞻远瞩状有如走钢索;它当然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可怜我为它捏了一把冷汗!
在我心灵饱受折磨的同时,也观察了猫咪与主人之间的感情交流,发现在它碧绿的眼眸里,常泛一种比青花瓷器更柔和的光,像一潭静美的湖水。在如此辰光之中,我渐有所悟:猫比人忠诚专一,是因为人生的拥有是多方多面的,猫则不然,主人是它的所有。
一个爱猫的女孩与一只用情极专的猫,看她俩相依相伴,款款情深,其实也装点了我几许的辰光,在漫漫的长日里……

之二
日子飞逝,现在它已是一只老猫,终日无精打采的,老蜷缩着身子在睡觉。光是白天,睡着的时间总比醒着长。睡醒了,换个姿势,再睡。老,并不仅仅是年龄,而是它那慢得无精打采的举止使我心酸——才多少时日啊,我几乎看尽了它的一生。每当有人走近,甚至跨过它的身体,它也没反应。看在眼里心中又是一阵悲凉。走近时便不由地把脚步放轻,是不忍惊动。

不知不觉老去
我从小看着它长大,然后就老了。而这个过程是如何过去了的呢?是在不知不觉中吗?回想来起来,一切仿佛有如昨天。我记得它小时候的活泼与可爱,年轻时的风光与风騒;雄猫为它争风吃醋,然后厮打、相互抓咬、皮绽肉开,一地毛血!而它,以个观望的姿势回头看一下便回到屋里去,让群雄们隔着铁栅守候,谁也没敢越雷池一步。也许,是深恐招其白眼吧。
而今它老了,青春不再,铁栅外面已经没有了倾慕的守候。偶见它静静地蹲在楼梯间往外看,那种形单只影的落寞,是那么地让我愀心——雄猫们已不是当年的那批了,即使其中有一只是当年的猫,亦没有了当年的心境,这都是不必奇怪的。忽然想到一个词;青春小鸟,有点莫名其妙。

(商余,21/6/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