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4日星期三

王者之剑

亚瑟王的故事改编成电影。

张锦忠【共沸志】

神话与圣经之外,欧洲中世纪传奇(romance)也是西洋文学的基本功,值得下工夫学习。

读西洋文学的人刚入门时,多半要花点时间读希腊罗马神话与圣经故事(尤其是旧约),咸认为那是西方文学文化的基石。我们胸中如有点希罗神话与圣经知识,读西方文学作品、观赏西洋艺术时,遇到各种象征与典故,自能举一反三。
神话与圣经之外,欧洲中世纪传奇(romance)也是西洋文学的基本功,值得下工夫学习。其实,传奇有时也纳入众神的午后故事之列,例如魏戈(James Weigel)那本“克力伏扎记”版《神话》(Mythology)即辟有专章导读“亚瑟王传说”(Arthurian legend)。

中世纪传奇
“中世纪传奇”或“中古传奇”也称骑士文学(chivalric romance),并非专指亚瑟王传说,本事源头来自多方。亚瑟王传说属于“不列颠本事”(Matter of Britain)一脉,大家熟悉的石中剑、湖中剑、魔法师梅林、亚瑟王与圆桌骑士、追寻圣爵等人物与事迹即来自这个故事群。
中古时期以来,这些故事一再以不同的面貌流传。骑士的世界形成一个“江湖”——他们在道上行侠仗义,策马入林,过关斩将,英雄救美,经常一言不合就动武较量,以武艺一决生死,这其实颇貌似我们的武侠小说里头的世界,难怪刘若愚(James J Y Liu)教授那本论侠义的书英文书名就叫《The Chinese Knight-Errant》。
骑士总是在路上,在林中,在城堡里,可以说是一个在不同空间移动的群体,路途、森林、城堡、客栈、教堂等空间符号成为了叙事的模题(motif)。而时间的标志则来自季节与基督教的节日。这在《甲温与绿骑侠》(Sir Gawain and the Green Knight)里头尤其明显。
不过,“亚瑟王传说”总要有个说故事的开端。尽管亚瑟的故事属于稗官野史类,类史书如“曼蒙甫之乔菲里”的《不列颠帝王史》中早有记载亚瑟其王其事,文学创作类中则应属汤玛士·马罗里(Thomas Malory)的《亚瑟王之死》(Le Morte d'Arthur)最为知名。
马罗里的书开头即点出亚瑟的贵族血统——他是康沃尔的丁德基公爵夫人(“美丽的伊格蕾”)与英格兰王伍瑟·潘龙(Uther Pendragon)幻身的公爵交欢后怀胎所生,一出生即由国师梅林交由艾克拓爵士(Sir Ector)抚养。后潘龙王崩,麾下强人个个想称王,英格兰遂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
于是国师又出马,请坎特贝里总主教来维持局面,在圣诞节请众贵族到伦敦某大教堂聚会祈祷。众人在弥撒之后但见教堂墓园里有块大石,石中插了把利剑,剑身有字,说谁能拔出剑来谁就是全英格兰的真命天子。当然人人跃跃欲试,可是从圣诞节到元旦,皆无人拔得出石中剑来。
新年到了,艾克拓爵士跟儿子凯爵士(Sir Kay)、少年亚瑟来到比武竞技的校场,凯发觉自己竟没带剑来,于是央求亚瑟回家取剑。亚瑟回家发觉无人在家,为了让兄长有剑可用,灵机一动,就到教堂墓园去拔剑。一拔之下,就从石块把剑抽出来了。

苏其康教授中译
当然,没有人会服气。于是又把剑插会石块,可是到了五旬节还是没人拔得出来。最后亚瑟在众爵爷与寻常百姓面前轻易拔出, 终于被众人拥立为王。
那把石中剑,就是号称“王者之剑”的“埃石卡利铂”(Excalibur)。
2017年,马罗里的《亚瑟王之死》终于有了出自台湾中古文学专家苏其康教授手笔的全本中译(联经出版)。

(商余,10/6/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