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立马翻找万卷书


徐持庆【悼念李锦宗】

      大马文坛,笔底倩君留史料,
      山阳悼诔,笺中唯我覓前盟。

今天(6月20日)我在网上私讯李锦宗夫人林玉蓉:“玉蓉:你好。从网上阅知锦宗身体欠适,甚感不安。我远在美国,无法趋府探望,请你代我向锦宗致意问候,祝福他早日康复,谢谢!深深祝福!”
怎料6个小时之后,玉容以私讯传覆:“以沉重的心情宣布,锦宗已于6月19日晚上9点53分往生.... ”
接到玉蓉的讣告消息,心情凝重,黯然神伤,内心有一股莫名的悲痛。
我认识锦宗时,是他风华正茂的17岁。今天他70岁,我送走了这位彼此常念着的友人。
1964年,那时锦宗17岁,我长他7年,当年我们同到槟城海滨参加蕉风出版社主办的“海滨文艺营”活动。那时我们虽是初相识,却因文艺之鍊绾在一起,谈得格外投缘。7天的海滨文艺营结束后,我们还不时函牍往还。很多次他自隆返北马,途经怡保时,多約我相叙。一次还跟姚拓同到我家,恳姚老为我书写对联。
锦宗是马华文学史料的工作者。他在马华文学史料的收藏、整理、评述及编纂上默默耕耘了几十年,从不言倦,也从不言悔。马华文坛,对“李锦宗”3个字几乎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这个“殊遇”,在大马亦只有要李锦宗才能达致、才配享有!
前两年我与文友去八打灵探望锦宗,只见锦宗在居室之内珍藏了超过万卷的书、报、杂志。我问锦宗,你收藏这么多资料,当需要用到参考时,是如何去寻找的呢?当时玉蓉却抢着答道:“我家的扫帚放在那里他不知道,可是只要你说出那一本书的书名,他马上会找出来交给你的。”当时我们一行文友都给锦宗出难题,要锦宗从书堆里找这找那,锦宗都能立马翻出我们所要的给我们看。神呵!
锦宗曾告诉我,希望把多年的研究结集成书,但这需要一笔相当经费,于是拟就了一份具体计划书向某文化机构要求赞助,对方明知锦宗的研究成果很有价值,但该机构竟然以锦宗不具学位资格而加以拒绝!呜呼,如此的文化机构竟不理解锦宗的研究成果远比学位与金钱的价值来得更高、更高吗?
锦宗,大马文坛将会铭记着你,将会以你为荣。愿你一路好走!
(寄自美国德州)

(商余,24/6/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