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到新几内亚窝一窝

李宣春【铁厨柔情】

你初初去新几内亚时,你说那里很靠近纽西兰、澳洲,你拼个几年或许就可以带我们去走走了。但这愿景像泡沫一样,后来消失了。

每当觉得生活快过不下去 的时候,我总会想找找看新几内亚那里有没有头路。我的想法始终单纯得粗莽,到接近南半球的亚热带国度窝个几年,狠狠捞一笔,有钱就可以有更多的自由,有钱就有资本实现从来只是夸夸而谈的梦想。庸俗得可以,又何妨?从没打算当个高尚的人。

读文科的能做什么?
如果你知道了我也想往新几内亚去,会是什么反应呢?我想了好久,始终没有确切的答案。赞同反对,反对赞同,这是我的问题,已经没有理由再丢回给你呢。那是你去过的国度,5年6年,有没有更久呢?久得你都学会当地的土话。我却记得你说过在新加坡机场转机的际遇,你说明明遇到机场人员长着华人样,你和他们说中文,他们却坚持和你说英文。你说不懂得英文,在那个场景里,就没人愿意理会你。你用这个来当例子,要求少年时期的我求学要上进。后来,我的确做到了。我把尊严维护的好好的,可跟着就发现在人的制度里面,流转在权力之间,那层层隐身的阶级划分像牢笼一样地存在着。你几乎脱离不开,只能绷紧神经,全神贯注地玩权力游戏。如何身段保持优雅,攻防进退有致,而不失修为格调?良善温暖有时,世故冰冷有时。
记得好几年前,遇到从那里回来的同学。他们已经不像你当初那样是去山林里从事伐木活动,我那同学有一点学历,去那里当会计。对,相对山林里的活儿,留在办公室里处理账目应对数字,是应该舒服多了。久未碰面,交识也不深。忽然约出来吃饭聊新几内亚,大概是被认为要占什么便宜的。席间同学问,像你这样读文科毕业的,去到那里能做什么呢?当下心虚不已,的确机械不行,查帐不行,木桐什么也不懂,啊去处理人事行政工作总可以吧?同学语带保留,那样的公司需要一点关系、一点人际、一点手腕,绝非贸然说进就进,说来就来。
你初初去新几内亚时,你说那里很靠近纽西兰、澳洲,你拼个几年或许就可以带我们去走走了。但这愿景像泡沫一样,后来消失了。说来,我们一家由始至终都没有一起去旅行呢!家庭,对你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是负累吗?是我们牵绊了你,而你典当了你渴想的自由吗?

对新几内亚认识更多
这些年,我对新几内亚的认识更多了。财团到那里伐木,影响了原住民的生活;政治不稳定,局势诡异多变;非政府组织进驻,开始为贫困族群推动扶贫工作;但那里也有旅游景点,有人去潜水。
最近,又听说有财团要找人过去新几内亚发展,做房屋建设、餐饮、农业等等。我说把我的履历表交过去看看吧,如果我是适合的人选,或许可以谈谈。但也不勉强,随缘。都活到这年纪了,还懂得怎样打理自己的。如果这回真的去成了,我是不是还能在那里找到你当初活过的痕迹?

(商余,22/6/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