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岛上来了Grab Car 和Uber

小黑【半张桌面】
Grab 和 Uber 来了,大家的工作态度也改变了。车厢内的种族关系也融洽许多。

自从槟榔屿岛上来了Grab Car 和Uber,不但是我们家的地方人文知识增进不少。宗教与种族如何和谐相处也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从此在我们家,若要下坡购物逛街,驾车的那个人一定开口建议,“叫Grab Car 或者 Uber!”  驾车的人再也不必在槟榔屿这个小岛上寻找一位难求的泊车空间。假日在购物热点找个泊车位,有时候你要在泊车间兜上好几圈。找不到位置,有些勇敢的青年只好将车子与消防铨并列,到回来,还得附上不菲的罚款来解套被上锁的车轮子。事实上,搭乘Grab Car或者Uber的费用比起泊车费还要便宜,为何要付出多余的款额呢?
槟榔屿是一个弹丸小岛,从东北角的旅店群落到西南一隅的机场,不过20多公里,开起车来,却要一个多小时。以前乘搭飞机,需要一个人开车载送,两个人去,一个人回,多么浪费人力物力。如今打个电话,一辆Grab或者Uber就在眼前。轻松无比。有一天从机场回到家,司机竟然说:“今天周年纪念,免费!”

勤劳工作酬劳高
Grab或者Uber的司机聊天的劲可大了。最近几次,我都上了马来司机的车子。有一位告诉我,他是峇六拜的马来武术silat师父,星期五、六、日都会出门做司机。我问他一天驾驶多少公里?他说,300。老天!不累吗?原来他早上8点出门,中午回家吃午餐,一点左右再出门。5点回家祈祷、休息。8点祈祷完毕,又再出门。一直到晚上11点左右回家。他这么勤力,一个月收入有多少?他也不避忌,告诉我3000、4000令吉是没有问题的。
      另一位胖子司机告诉我,他每天放工,就开Grab,星期一至五。我是护士呀,你知道吗?我看了他一眼,为什么当part time?钱不够用呀!政府不是有照顾吗?他说,不要说了。大选我会回去哥打巴鲁投票。你是回教党?他点头。到时候我只要出示车票收据,就可以向“月亮”拿到150令吉。他突然说:uncle 国语不赖呀。我是吉打人呀。我说。我发觉,自从Grab 的出现,我家成员的国语都进步不少。Grab 和 Uber 来了,大家的工作态度也改变了。车厢内的种族关系也融洽许多。

种族融洽相安无事
有一位40岁左右的青年司机说:“你们这里,早期是澳洲空军的基地呢。”难怪很久以前,朋友告诉我这一带的Dalat 中学及Upland 中学多数是澳洲人的孩子。他告诉我,我居住的公寓边上的几排半独立别墅都是租给澳洲军官的。他们的办公处就在今天的 Precint 10旁边的空地上,当年是古典的建筑物呀。我问:“那你们住哪里?”他回答我:“丹绒道光旧路王祖土的杂货店旁边。”那是一条马来渔夫与华人杂处的地方。旁边还有一座星云法师曾经莅访的香山寺呢。我在星云法师的笔记中读过。对面还矗立一座马来教师回教堂,虽然对望,却相安无事。

(商余,14/6/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