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为时尚早

冼文光【诗】
 
那些于诗歌、传统与宗教方面皆有
“标准答案”的问题,我很是着迷。
随布谷鸟研究麻雀的啄食行为:我想过
一种仅仅运作思想而不生儿育女的生活;
草履虫提供了最好的范例,我心驰神往。
“若时间以倒退的方式进行,我或要一个。”

那些诊断诗意的复杂手段亦使我迷醉。
当代诗人登高呼喝:此一种软件
的自我复制有其“鬼胎”的含义。
尽管“自我复制”极度乏味
借光学技术,能预料肉眼所见
最美的“诗之形体”?

收集白蚁样本
含量如此稀薄;
于诗人之像雕塑的问题
各持己见;纵剁下一微米厚的大脑
切片,亦无效;惟有细胞的性质相同
你我方向才一致:不想最终徒劳无功。

 ——为时尚早

(南洋文艺,13/5/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