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活在书店的时代

游枝【游目四顾】

书店,在近几百年的文明进步历程中,扮演着知识传播的重要角色。
但是,在不久的将来,就称为“明天”吧,书店可能埋入历史,书店的命运,免不了成为文明的遗物,最多在生活中成了点缀,甚至多数人不知道书店是什么。
我活在书店的时代,受过书店的恩惠,可以说没有书店就没有今天读书人的我这一代。
脑袋里,还鲜明的活现出5个半世纪之前德国人古登堡他制成了印刷机,使书本不再用人工抄写,可以高速印刷,然后大量的书籍以符合多数人的负担,促进了知识的传播和智慧的启发。
没想到1955年的一年里,有两个美国人同年诞生,一个叫比尔盖兹,一个叫乔布斯,他们不是相识的朋友,却同在1975年创造了电脑网络这种新技术。电脑成为人们爱不释手的宠物,本来受宠的书本失宠了,书的功用被电脑取代,书店就走上了消失的途径。

感激德利书局
少年时代,老家芙蓉,当时还叫利华律的短街,有间德利书局,经营人是吴家兄弟,善待对书本饥渴的学生,尤其像我这么超贫家庭的孩子,买不起想买的书,在几位吴老板的默许下,学生自由翻阅书局里的书,翻阅却不买,在60年前的旧时代,几乎所有的书店都不会允许。在这家善意满满的书店里,我读过许多有助我往后半个多世纪文笔耕耘的好书,读完李广田的《花潮》,读过何其芳的《迟暮的花》,也读了日本文豪武者小路实笃的《友情》和阿拉伯诗人季伯伦的诗集。
我这一代,没有书店,根本不可能聚集知识和启发智慧。直到今日,我仍然视书店为知识的宝库。每次路过芙蓉,再怎么匆忙赶路,也不忘探望利华律,对一家允许我翻阅书本的老书店还有一份感激。
本来,有个消息,令我和对书店有爱的人兴奋了好久,说台湾的诚品书店会在我们这里开店。
前一阵子,报道说至少近期内诚品不会来,虽然没说永远不来了,也怕是很久的将来都见不到诚品的到来。

自信与勇气
很多人去台湾,都一定去一家或多家台湾书店留个大半天,然后买一批早已拟好采购单的书,很多时候,却从丰富的书架上发现到自己喜爱的书本。
有人旅游台湾,其中最大的目的是喜爱上台湾的书店。自由的环境,书架上陈列着的书,有跟政府对立的书类,也陈列着政治上跟台湾对立的国家的书籍,在广阔的华文世界里,只有台湾这个小海岛有这份自信与勇气,让人自由安心的从书店挑选自己喜欢的书本。
台湾的书店,为台湾作出外交贡献,人们把台湾买回来的书当手信礼物送给亲戚朋友,真有意思!

(商余,23/6/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