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大学先修班琐忆

文戈【日子河流】

峇株英中,现在是国中了。文戈/照片提供
2012年教育部取消了先修一年级和二年级制,改成三学期制。先改制度后改制服,然后瘦身。

看到新闻,才知道我国大学先修班学生无需穿校服上学了。查证资料,原来2015年已经实行。一说是为了挽回中六生流失的局势,以自由服饰吸引中学毕业生选读先修班。什么?引起我注意的另一则相关消息是先修班的“瘦身”计划。教育局要将学生人数低于20的先修班与他校合并,类似的合并早已在某州实行了。

先修班“瘦身”

先修班如今竟然需要“瘦身”了!真是新鲜事。我念先修班时蔽镇峇株仅有一间中学提供先修班课程。天猛公依布拉欣女中当年尚无先修班,必须移师峇株高级英中。峇株郊区与邻镇的学生都得到此念先修班,因此我们班上有永平和居銮的同学。峇株英中是男校,全校从预备班到中五清一色男生。先修班的女生是稀有珍禽,昂首走在校园里常被小男生盯着看。如今依布拉欣女中已有先修班,近来在澳洲扬名的博士生蓝舒洁就是依布拉欣女中的。学妹,好样的!
扯远了,回来说先修班。
当时我们只有两班,都是理科班。科系选择有限,非文即理,不像今日文理之外尚有商科会计工程电脑等。70年代政府中学有华校生和英校生,华校生必须多念一年预备班。之后同年级的华校生年长一岁,与英校生相比我们未免有点老气横秋。

一试定江山

我念先修班的过程有点曲折。当时升学概由教育局分配,我莫名其妙被分配到芙蓉的乔治五世中学,收到通知简直就是晴天霹雳。猜想是那间学校学生不够,我去充数。听说乔治五世是好学校,但是老爸没能力供我在外州住读,当然这出戏就没唱成。40多年以后想想,假若当年念成乔治五世恐怕本人历史就得改写。后来千辛万苦申请调回峇株,错过几个月的课一直到考试都没补上,糊里糊涂也就念完了。
大家都知道大马正规教育要数大学先修班最难念。理科班选读数理化生物4门课加上英文普通试卷。两年课程严格说只有一年半,念一大堆书,然后就魔鬼式一次过考高级剑桥文凭(HSC)。这就好像古代的乡试,一试定江山。成绩好可入读本地大学,考不好有钱可以放洋,没钱那就没辙,进社会大学吧。
2012年教育部取消了先修一年级和二年级制,改成三学期制。先改制度后改制服,然后瘦身。
近年来大马中学生升学渠道日益多元,私立学院越来越多。先修班难念难考,选择念先修班的学生自然越来越少。但是家境贫窘的学生依然会选择先修班,这磨人的课程是学子们一大劫数。生死存亡,就此一举。回头看,其实过得去未必康庄大道,过不去也未必死路一条。其中还有变数,因人而异,天机不可泄漏。
某年在峇株小逗留,重访峇株英中,现在是国中了。记忆中的白色正门竟然髹上鹅黄漆。草场边缘那几棵相思树竟然还在,地上有疏疏落落的红豆。上过课的教室和建筑矗立如旧。临走回眸一望,几十年岁月隐入树叶的斑驳隙间去了。

(商余,11/11/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