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和琼瑶阿姨和解

高玉梅【听音观心】  文字与摄影

爱情小说也许脱离现实,却能带领你探究幽暗黄曲折的心灵小径。高玉梅摄影


小时候,生活并非每天幸福快乐,家人会吵架,妈妈会打我,读小学也很有压力。但记忆中自己一直是个开心的小孩,却在上初中后,“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
我曾经强烈埋怨,这是因为我13岁接触到琼瑶小说的后果。犹记得当年邻家一位新嫁来的年轻媳妇借了很多爱情小给我们,姐妹们看得不亦乐乎。我读的第一本琼瑶小说是《莬丝花》。那时连"莬丝"两个字都不会念,故事内容现已全无印象,但之后也一连读了好多本,从早读到晚,废寝忘食。说来,我看琼瑶小说的年纪也只是从13岁到16岁左右,并非大量,可是呵,“破坏已然造成”。比如我对爱情观很负面悲观,很可能都是被这些小说薰陶出来的。

果子离为琼瑶平反

众所周知,琼瑶的小说和电影总被讥为脱离现实,肉麻可笑。我对自己少女时期抱着她的小说哭的事从不敢张扬,偶而也颇感羞愧。近日,网络上读到作家果子离写的文章:〈谁说琼瑶小说脱离现实?〉,令我挺欣慰的。该文章并非替琼瑶小说平反,但却帮助我看清了琼瑶小说创作的现实脉络,尤其她早期的《窗外》、《在水一方》、《船》、《碧云天》等等,都取材自她本身的感情生活,原来都是经过渲染和美化的“半虚构自传”。
绿草苍苍,时光荏苒。今天琼瑶已成了琼瑶阿姨,而当年在昏黄灯光下捧着《一帘幽梦》初尝爱情痛彻心扉泪流满襟的初中女生,说已升级阿姨,我竟才恍然:啊,既然曾经喜欢琼瑶,为何不敢大胆说出来?

把内心隐藏的引导了出来

是啊,是接纳自己,看清自己和琼瑶小说暧昧关系的时候了。其实,家里姐姐多,我很早就接触到琼瑶的《船》,小学已会唱《月满西楼》,但12岁以前的我,对琼瑶小说中的爱情还未产生兴趣。那,上初中后,快乐的小女孩为何就突然变得多愁善感,神情落寞,眼神迷糊了呢?自然就是进入青春期,情窦初开,心里头有着能与小说相应的情结/情愫/情怀,才开始被那些曲折纠结悲痛惨烈的故事深深吸引。加上那时又喜欢文学,爱上唯美浪漫的古诗词,更让我陷入凄美悲剧的意境不可自拔。所以,不能说是琼瑶小说把我教坏,只能说,在适当的时间和情境之下,琼瑶把我内心隐藏着的东西引导了出来。
所以,过后遇过的什么初恋单恋暗恋苦恋生死恋,荡气回肠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误会、嫉妒、猜忌、错过,那些互相折磨、不可理喻、苦苦纠缠、撕裂心肺、黯然神伤,以及那些自己脑海里想像出来的泪眼无言的表情,说到底,不过全都是自己一些无限延伸的内心独白。
所以,琼瑶写她的半虚构自传小说,我读时却同场加映了许多场自导自演的内心戏码。我可不能怪阿姨怎么尽写些病态扭曲的爱情故事,错误演示了不健康的爱情,实在是我把内心感情的缺口和心灵幽暗面,都投射到小说里。
有趣的是,自琼瑶以后,我还未遇到另一位写爱情影响我更深的作家,始终是琼瑶的烙印最深。多年以后,我终于决定走出琼瑶,跨越琼瑶,并感谢这些故事让我藏在心中阴暗角落的情愫,可以见到光线,希望那些少女的眼泪没有白流。

(商余,9/11/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