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谁先发现美洲?

锺夏田【满庭芳】

马南村《燕山夜话》的3篇文章只有一个主旨,就是中国人慧深最先到访美洲,比哥伦布足足早了1000年。

这好像是在开玩笑。历史书不是明明记载着,美洲是哥伦布发现的吗?还有什么疑问呢?不错,历史早有“定论”,但历史这码事,在各个不同的年代,都有人试图提出新的看法,姑不论这些看法站不站得住脚,都会引起人们莫大的兴趣。
早在本千禧年初,有一个英国人,自称是英军的潜艇艇长,向外宣称他拥有证据,能证明郑和舰队曾到过美洲,可惜过后没有下文,不知他所谓的证据,究竟是什么。但历史有记载,郑和舰队曾到过非洲,那么从好望角绕去美洲,在理论上也不是讲不通。况且,墨西哥沿岸发现的一些疑是石碇石鼓之类的东西,还饶有中国风,只是没有更进一步的证据,证明郑和舰队最早完成这项壮举吧了。
其实也未必真的是证据找不出来,因为西方也有学术霸权。我们刚在里约奥运见识了体育霸权行径,西方在各领域行使霸权,毫不足怪。既然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讲了几百年,这已是白色人种的骄傲与禁脔,黄皮肤要来“捣乱”,当然是碍难奉陪。

比哥伦布早1000年

近翻藏书,发现马南村的《燕山夜话》,有3篇文章谈论谁先发现美洲这个问题。马南村就是邓拓,3篇文章只有一个主旨,就是中国人慧深最先到访美洲,比哥伦布足足早了1000年。邓拓的考据发现,在公元5世纪,中国一个佛教徒“曾沿着阿留申群岛和阿拉斯加,到达了墨西哥等地。”这话也不是白说的,它的后续发展是,“在墨西哥秘鲁的一些古遗迹,发现了与中国一样的佛像”。而这个所谓的佛教徒,就是慧深和尚。
邓拓根据的古籍之一,是唐代姚思廉编撰的《梁书》。该书其中有一段说:“扶桑国者,齐永元元年,其国有沙门慧深,来至荆州,说云:扶桑在大汉国东二万余里,地在中国之东,其上多扶桑木,故以为名……”。从文章来看,这段话有两个疑问,其一是扶桑是哪个国家;其二是慧深是哪国人?
一向来,我们都称日本为扶桑,但邓拓认为这是有问题的。《梁书》写得明明白白,扶桑是在大汉国之东二万余里,而日本距离大汉不及千里,况且,在中国的古书,不论是《山海经》还是《梁书》、《南史》等,都无例外的称日本为“倭国”,明朝时更有“倭寇”一说。可见,古书上的扶桑绝不是日本。而在古代墨西哥,到处都是扶桑木(亦即“龙舌兰”),在距离上也符合古书所言,邓拓因而断定,慧深是从墨西哥,而非从日本来。
其次,《梁书》一句“其国有沙门慧深”,在文意上似乎慧深是扶桑国籍的和尚。邓拓广征博引,从朝代更替、个人行止,确定慧深诚然是从扶桑来,却无疑是中国和尚。事实是,扶桑远在万里之处,慧深离开中土(应是去传教)凡40年才回归,也反证其路途遥远。

法国学者看法相同

邓拓此说并不是独创。其实,早在1761年,法国学者金勒,就根据《梁书》提出相同看法,1872年另一学者威宁,也持同一主张。1901年,美国加州大学教授弗雷尔,也发表论文力挺此说。不过这种声音似乎太小了,小到不成气候。但话往回说,单靠古书也难以昭大信,还必须在墨西哥秘鲁等地,发掘更多古物证据。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段历史疑案,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商余,12/11/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