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激荡往事

庄若【椰子物语】
29年前,林金城在台湾念书,假期从台湾回来,他的好朋友陈强华想为他做一个“个人演唱会”。林金城说不,他更希望大家的演唱会。

听说《另类音乐人》电台访问与25年演唱会,张盛德都曾提起我。我想问,他有提起林金城吗?《另类》第二张专辑,林金城帮了不少忙。“激荡”更是因他而起的。
我的确是《另类音乐人》第一辑的开团元老,不过现在想先按次序,谈谈“激荡工作坊”。我去到“激荡”脸书一看,原来“陈氏书院激荡之夜”已经是1987年,29年前的往事了。“激荡”脸书公开的成员名单里,漏了我的名字,可能主事人不认为我跟“激荡”有什么关系吧?

因林金城而起

29年前,林金城在台湾念书,假期从台湾回来,他的好朋友陈强华想为他做一个“个人演唱会”。林金城说不,他更希望大家的演唱会。乃拉了在“紫藤茶坊”认识的“仙人掌”组员(后来我把叶南方介绍给“仙人掌”)及当年在马大念书的林若隐、程可欣,一起做一个“激荡本地创作歌曲发表会”——名字那么长,因为“激荡”是林金城在台湾做过的一个演唱会,于他有纪念价值。
“本地创作”,则是我和林金城一起想出来的名字。不想做“校园歌曲”那么划地自限,也不想做“马谣”——名字太难听了。而且,大伙儿唱的不只是民谣,“仙人掌”成员喜欢蓝调,陈强华喜欢摇滚。
记得当年我写了一个文案:指“本地创作”无须学台湾,从零开始,不妨踏在他们甚至西洋歌曲的肩膀上,3、4、5起跳。

文人做的演唱会

我怎会加入筹组“激荡之夜”?因为演唱会要找“筹办组织”,陈强华找了《蕉风》(当年他编辑《蕉风》诗版),不成,在《蕉风》任职编辑的伍梅彩(同时是编《椰子屋》的韵儿)找到我。《椰子屋》也没筹办演唱会的能力。他又找与中华大会堂有点关系的陈雪风先生。本来想用大会堂,不成,辗转换到了“陈氏书院”。我知道有这样的活动,怎会错过参予机会?“激荡”筹组大本营,位于17区,王祖安与郭褀佳租住的一间双层排屋。因此这两位也加入筹组。我记得大家还写了一首“会歌”(词主要是我写的)后来在演唱会上大合唱。陈强华还写了一首词《蓝色潜水艇》,给林若隐作曲,一意要摇滚。
包括陈雪风、我、韵儿、陈强华、林金城、林若隐、程可欣、王祖安与郭褀佳,“激荡之夜”可说是“文人们做的演唱会”。当晚演出成功,吸引了张映坤林意善哥儿俩、从北马赴下来的陈绍安等等。演唱会完成之后,大家很兴奋,留在“紫藤”彻夜不眠。我心血来潮跟林金城说:“不如我来做个倡议吧?”他点点头,我就站出来。建议大家不要让这个演出止于一夜,不妨做个组织推动“本地创作”。于是过了一个星期,大家开会组成了“激荡工作坊”,第一任总干事是陈强华,第二任郭褀佳。

(商余,3/11/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