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教室

陈奕进【诗】

课堂上我们设置一套属于监狱的理想
安静如搁浅不久的鱼,挣扎
却被迫服从作者不明的条规
苦守没有结果的秩序
听。权力的潜台词自厚重的教科书里
全盘托出:爱只是钞票之外的义务
而未来的世界承诺我们更有价值的目标
比如把一间宽敞的豪宅买来盛装卑微的自己
或在时速110的高速公路上驾驶一辆过度压抑的跑车
老师手上苍老的鞭子无力把谁打得更远
马车已随单程的时光走失
我们始终会在某个定点意识到唐突的自由
然后忘掉口中常抱怨的刑期
仿佛不曾出席
那段编上学号数算日子的青春

(南洋文艺,15/11/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