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0日星期一

失踪

艾斯【极限篇】

这几晚,他都守在电视机前等候,直到困得在沙发上入睡。3天后,儿子媳妇才牵着尊尼,撵着大包小包回返。
“去哪里?没回来也不通知!”他唠叨。
“旅行。不已留了面包鸡蛋快熟面给你?饿到?”
这种语气!他后悔不信那句名言:“财产要到脚伸直才分,老本就是尊严。”本以为先安排可免争执,可是女儿责怪:儿子分得一半,另一半四个女儿平分,重男轻女!儿媳也不满:嫁出去的既有份,就该一起养他终老!
他决定闹失踪几天,抗议不受尊重。白天儿媳上班,他收拾细软出走。
他在老伴墓园发呆,傍晚才去老友处借宿。老友焦急地说:你的儿子来了好几次电话!他心一暖,接过老友再拨通的手机:“老的!你带尊尼去哪里?它旅行时生病,须看医生,你害我们担心得吃不下饭!”
天!他这才想起尊尼,那贵宾犬趁他开门时也溜出去,他想唤回,但一转头就忘了呢!

(南洋文艺,11/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