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星期二


黄文文【极限篇】

有人跳楼!救伤车火速赶抵现场,将伤者送往中央医院。
他原不想跳楼的,只想站在13楼的阳台吹吹风。他除了怕痛,也怕死,去哪里借勇气来跳楼。
刚刚,他现在阳台处喝酒,盘算着该如何清还九叔那笔债务。九叔可不好惹,他是大耳窿。原想欠债不还,远走高飞,但是。这批黑社会肯定会找到他。
他之所以陷入大耳窿陷阱,导致泥足深陷,都是卡债惹的祸。他也真是的,信用卡刷爆一张又一张。总共8张。银行的追债电话逼到他走投无路。
犹记得申请第一张信用卡时。刷卡的滋味的确太美妙了……想呀想的,突然心口发寒,双脚一伸,满脑子一片空白。

(南洋文艺,18/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