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一点点苦甜之必要

李宣春【铁厨柔情】

裸裎的海绵蛋糕一般上平平无奇,只有吃起来才会尝到滋味和口感的差别。

无意间在网络上搜到偶像的过去。久远久远以前,当偶像还没成为偶像,过着庸庸碌碌的生活的时候,他感情出轨了。这段感情维持了数年,直到妻子发现,她的心狠狠地被伤透了。他们并没有因此分开,怀着伤痛继续在一起,直到伤口愈合,痛处像酒精一样挥散。
一直以来,我只看到偶像儒雅、用心和专注的那一面。偶像出现的时候,他身上宛如微微绽放着光芒。当我知道原来偶像有那样的一段过去,不禁开始思索:是否我对人性太缺乏信心了?是否我让道德洁癖蒙盖了自己的良善与宽容?是否我越来越害怕受伤,于是变得越来越容易激愤,越来越难去原谅?是否我对别人和自己都太苛刻了?是否有一天我也会无意伤害了别人?是否我也终究要铸成错误,然后祈冀得到饶恕和原谅?
以后,当偶像出现在我面前,他的光芒还会在吗?你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在感情上、道德上、行为上会狠狠地跌个重跤;你必须给自己,也给别人去成长和疗愈的时间和空间。

处理蛋白像处理感情事
在烘焙的过程,我常常觉得处理蛋白,就像处理感情事一样得耗用一点心思。分蛋时,要小心别把蛋黄弄破,油脂或蛋黄一旦混进蛋白里,蛋白就很难打发起来。用打蛋器把蛋白打到碎散发泡,这时候再分次把砂糖加入蛋白里。持续拌打一两分钟,蛋白开始结成霜泡。通常,将蛋白打至湿性或干性发泡之后,加进调理好的面糊里,之后就可以烤成戚风或海绵蛋糕。
蛋白霜总让人误以为自己攫取了天上的云朵。你怎会料得湿漉黏软的蛋液可以打成有如棉絮,泛白发亮?蛋白霜若就这样送进炉子,就会烤成蛋白酥。甜甜的,满足咀嚼的口感。用分蛋法调制的面糊,烤出来的蛋糕也较松软。不会一下就在口中生腻。
关于伤人或自伤,我们无人不是伤痕累累,身上结满疮疤这样一路走过来。何必害怕受伤呢?伤口愈合之后,若有留疤,便会有如身上美丽的刺青图腾。每一道伤口都有它的历史、名字和记忆。它们终将成为养分,滋养你的人生。

吃起来的差别
裸裎的海绵蛋糕一般上平平无奇,只有吃起来才会尝到滋味和口感的差别。当海绵蛋糕抹上了夹心奶油和像穿衣一样用奶油盖满蛋糕体,蛋糕便会完美无瑕地显现得体、华丽的表观相貌。而我们人类的日常啊,不也是这样,我们必须常有自觉、懂得遮瑕,如此守住自我价值,捍卫个人尊严。
经历了许多层层叠叠的伤痛,终会使你更强大,更灵活,更懂得悠游人世。下一次伤心的时候,或许可以烤个蛋糕,然后将巧克力、牛油、糖和一些兰姆酒一起融解,把这巧克力浆抹上蛋糕表层,将之覆盖,微微在蛋糕表面洒一层糖霜。最后,就让一口口的苦甜,敷到伤口上,等待痛楚消停。

(商余,27/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