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一个工作台之必要

李宣春【铁厨柔情】

渴望一个可以独占的工作台,甚于一个相互依偎取暖的肉身。有了那小小的方块之地,不只可以欢快地揉面团,还可以做挂念了很久但多工的可颂。

一手固定着钢碗,另一手将面粉、酵母、盐、糖、油脂和水搅拌成团。面粉一开始是干躁的粉状,遇湿之后慢慢生出黏性,粘得到处都是。这时候,手的动作继续不能停,翻转或挤压;再过一下就将面团倒出,移到工作台上,然后便是一段不长不短的用掌肉推揉面团的时间。面团越揉就会越生出筋性,直到面团有了弹度,表面光滑,手才停下来。接着,静置面团,约有一小时,等到面团胀成双倍大,就可以把气体压出,将面团切分或直接塑造成自己想要的造型。最后,再让面团二次发酵,跟着才送进烤炉。
初初刚接触面粉的时候,内心总是有股却懦。最主要原因还是出在工作台。虽然目前还是一个人生活,但却是与其他人共居。厨房是共用的,一旦要做面包,就得在比小学课室桌子还小的工作台上撒粉、揉面。往往一做起来就耗掉不少时间,更不用说过后要清理的混乱残局。如果地方是自己的倒好,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擀面团也可以擀成比较大的面积,只是在这小小的工作台上真是抓襟见肘,很难伸展自如;也如目前的生活光景,想要自自在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可惜容易焦虑的个性使得必须在生活中求安稳,选择与现实周旋、妥协让步,没法任性地说走就走。

揉面团手变温柔

面包做着做着也做了一段时期。那些既郁闷又觉得力气过剩的时候,动不动即从柜子掏出材料,三两下把双手弄得粘呼呼的,开始习惯脏兮兮。更多时候,精神和力气在办公室已消磨殆尽,回到家放下了装备、换上休闲服,只想立马逃到远远的地方找吃的。远远的地方,不会想起工作,不需要见到上司同事的嘴脸,专心一致地吃自己想吃的东西。
前几天在商场里找吃,时间已经有些迟了,只好选择可以自己搭配肉馅和菜蔬的潜艇堡。嚼下第一口就后悔了,单调乏味,几乎没有口感。滥情哀伤地面对自己的黯淡人生的当儿,也唤起了双手的面包记忆。手会认得面团的湿漉和圆柔,面团揉久了,双手也被训练得温柔起来。手原来也会渴念面团的质感。

开始要实现梦想

渴望一个可以独占的工作台,甚于一个相互依偎取暖的肉身。有了那小小的方块之地,不只可以欢快地揉面团,还可以做挂念了很久但多工的可颂。只是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为自己争得这样的空间?要累积多少成本才能拥有小小一方?渴念揉面团时挥发的力道,渴念手作面包的滋味。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开始坚持想要实现一个从前未曾想过的梦想,再过个几年或10年之后,成为面包师傅,当个揉面团、做面包、烤面包、卖面包的人。就像过往这些年我所渴望的,只想要为自己觅得安身之处,一个可以慢慢呼吸、散步、眠寐与相爱的地方。

(商余,5/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