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意难忘

庄若【椰子物语】

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那么记得浸信教会的那个晚上,可能在人生的某些阶段,曾经下定决心要记取什么的,就会留在记忆里吧。

读蔡兴隆写他20岁读刘墉心灵鸡汤的事,令我想起我的18岁,也是在读刘墉,不过比蔡兴隆早了至少有10年吧?而且那时的刘墉还是画家,我只是大略翻了一翻他的画册。80年代初流行的心灵鸡汤是杏林子,我也略读,两者都说不上喜欢。

牧师的个人藏书
再加上比较喜欢的张晓风(另有个写搞笑文章的笔名可叵),不太喜欢的林治平(张晓风的丈夫),与以上的刘墉画册及杏林子,都是在马六甲榴梿老温浸信教会的图书馆看到,或借来的。当年我有个林姓的好朋友(名字都忘了,好像这个“好”字是好极有限。这位朋友在我的印象中名字一向是林平之,可是不好意思,不会是与《笑傲江湖》的悲剧歹角同名同姓吧?),父亲是该教会牧师,性喜阅读,这些文学作品想必都是他的个人藏书。
我也有个自小学到中六的同学吴德华,是个虔诚的教徒。记得两个同学曾经力邀我出席教会周五晚的聚会,大家在草地上围一个圈,唱一些教会歌曲,听一听道理。其实这些圣歌和讲道,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因我是圣大卫中学的学生,圣大卫当年是半教会学校。学校每个周五最后两节课,马来学生去祈祷,其余学生则聚在礼堂,听葡萄牙裔(Serani) 胖胖的教士讲道,坐在前排的可以闻嗅旧道袍泌出的异味,教士的英语撇扭,听得我昏昏欲睡,直至站起来,拿着歌纸唱圣歌,如《Morning Has Broken》(原作者Cat Steven后来成为了回教徒,改名Yusuf Islam)、《老麦有个农场》(是,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是圣歌,可见我多么缺乏慧根),许多歌我都不会唱,只能人张口我张口,哑声做个样子算了。
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那么记得浸信教会的那个晚上,可能在人生的某些阶段,曾经下定决心要记取什么的,就会留在记忆里吧。我记得我把摩哆停放在草地边的昏黄街灯下。我记得我留在图书馆内,喜不自禁地翻书,暗中计划要借哪一本回家。我记得围唱圣歌时的靦腆;我从来不能成为一名教徒,虽然接受过那么多的善意和恩惠。

警长遭枪击死亡
中六还未念完,我的林姓好朋友,却要随父亲举家搬回北海才能园传道。《学报》1982年在槟城举行联谊会,我顺便去这朋友北海的家找他。我在巴士上读报纸,刚好那天有个钖克裔警长在才能园遭到枪击死亡。当晚临睡前我问林姓朋友,才能园会不平安吗?我林姓朋友说他可没怕过,很安全。我以为他会说因为他父亲是牧师,有上帝保祐。他却说“我家隔壁住的是黑社会大佬”。哦,那是因为黑社会不会在自己的地盘搞事吗?
十多年之后,因为爱伟的关系(她的老家),我再访才能园。有时一个人,有时两个人,穿越才能园的住宅区,寻找小吃,参观夜市。同样是不能遗忘,其实更为深刻的往事。那些微笑和甜蜜。

(商余,6/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