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山谷里的火鹤花

冰谷【人生风景】

冰谷/照片提供

  园主说土地租约满期,地主要收回园地栽培香菰,不肯续约,不得已把花树廉价变卖,能收回多少就多少。

为了追寻花踪,我在白沙罗与双溪毛糯之间穿梭了半年,浇水喷肥剪花之外,就是翻阅与胡姬有关的书籍,希望靠硬啃死背,能于最短的时间内融汇贯通。时间是记忆的死敌,20多年后的今天,胡姬的名堂早遗忘殆尽,唯有火鹤花娇艳的形态依然牢扣我记忆的心窗。
朋友贵为胡姬花公会主席,交游广阔,知道福隆港有个火鹤花种植园要收盘,于是建议我上山去接洽,成交的话要将花圃迁移至双溪毛糯。这个构思不错,每天上山剪花运下来城市,费时费劲,且增加成本。

红掌是花萼
我们经过福隆港的小镇,再往下坡路转了好几处大弯,朋友停车说“到了”,只见一片幽幽森林,满山遍谷都是的火鹤花,在高耸的林荫下生机蓬勃地展示绿叶与红掌,花娇妍婷,红掌边缘冒出一枝花芯,像巨形的指天椒般傲然竖立着。仔细观赏,发现竖立的花芯才是Anthurium的“真花”,红掌不过是花萼,谲异的是,花萼在花艺界却变成了观赏和插花的主角。
火鹤花性喜荫凉,园主选择福隆港种植,意即节省搭棚遮阳的费用。我们开车上山,经过一小时许才找到那片落在山谷里森林边缘的花园。园主是印度人,他说土地租约满期,地主要收回园地栽培香菰,不肯续约,不得已把花树廉价变卖,能收回多少就多少。
火鹤花是插花必配的花类,耐鲜,红艳艳的仿佛要喷出的火焰,熊熊在燃烧,引人注目;插花配以三、五朵,在花丛中显露它们千娇百媚的独特芳华!
我对火鹤花认识有限,平时见到的都是种在花盆里的观赏植物,山谷遍野的火鹤花却是根茎缠结、缘着6、7尺高的木柱攀扶生长,而且有愈长愈高的架势。原来火鹤花分许多品种,有根生和茎生。这山谷里栽种的全为茎生类,称为有茎红鹤芋品种,长高了可以用割切扦插繁植或移栽;留着旁芽,把茎枝剪成每段尺许,插在松泥里,良好栽培约一年就能开花。

带到平原移植
要将习惯荫凉的花种带到平原,首先要架棚搭网,然后黑袋装土,先把茎苗培养在黑袋里,再寻找适合的地点移植。
价钱谈妥后,移交手续签署完毕,我们就霹雳叭啦的在福隆港山谷里挥刀动斧,把缠在木柱上的火鹤花茎拔根抽须、砌枝断茎,用客货车运回双溪毛糯的园地,以扦插法培养在黑袋里等待它们复活——萌芽长叶。
我们于心何忍呢,惊醒山谷里静修的红鹤仙子!但是想到不久之后惊天动地的剷泥机到来,它们的结局遭遇是毁尸灭迹,而我们的劳役带出,传播、繁殖,让它们劫后重生!

(商余,13/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