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0日星期一

老派


周天派【散文/摄影】

人,往往是在倏忽之间变老的。
有的人忽然豁达从容,有的人忽然慈眉善目,有的人忽然为老不尊,有的人忽然没了架子,有的人忽然摆起架子,有的人忽然熊心豹胆,有的人忽然求索信仰,有的人忽然一切看开,有的人忽然一切看歪。
过了那个阶段之后的某个瞬间猛然意识到自己变老,此前尽是泾渭分明的过去种种。自此以后,眼前横亘往后想要如何安身度日的情景念头,遂潜移默化于言谈举止,从而铓角刻痕逐渐松动日益趋近,以致形塑难以轻易动摇的风格。
并非所有人都能老得好看,仅少数人老出智慧优雅,多数人历经数遍老的层次演替,老到仿佛初生状态的洪荒境地,才能衍生深邃如大象般敻远的双眼。
每一双眼睛都匿藏时间之神。

(南洋文艺,11/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