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5日星期二

如果静寂

黎紫书【诗】

在所有的美德当中,我留下你
无人能发音的名字
我走过的路上所有开过花的树都结了果
盘了蛇
一个糜烂的果实有一个完美的名字
而你不朽而无声
如树一样永恒
刻满声音的纹理与颤抖的层次

我走的路越来越喧嚣,我
未来的路更甚
沿途密布腐败的果子与逐渐死去
一再复活的神
而你,你的坚定是七个宇宙的总和
是水,七次历经七座蓝鲸的心腹
携着亿万水母的沉默
飘落

这些话不是在悲伤中说的
我稍微越过哀愁的年纪
影子已走在前头
摊成别人的地平线,或是其中一具
终将死去的神
我知道了,我等不到石头开花的时候
我知道影子日渐松脱
但孤独年深月久
是一块胎痣

中年以后我毋需抬头
也能用一把钝刀收成
你在我经过的每一棵树上
摇摇欲坠
空气用手语念你的名字
将你如一颗舍利拂入两朵凝固的漩涡
除此以外,所有读音都是错的

(南洋文艺,25/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