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尋找都市里的大魚

冰谷【人生风景】

这时才猛然醒悟,大鱼不是轻易上钩的,必须练就一副好身手,具备良好的钓鱼具。

在一个地方蛰居久了,尤其是静寂的园丘,总有觊觎外边新鲜空气的时候——换个环境挖掘更美好的生活前景吧!我总这么想。人望高处、水向底流是很自然的事,也是永恒不变的心里折射。
于是我便申请辞退,悄悄离开那汗水滴落超过25年的林野,把每天猴啼鸟叫的场景拉上帷幕,一头栽进另一片大森林——水泥打造成的钢骨森林——到繁华的城市去建立新天地,敲叩生意的大门,坚持拋出钩线以垂钓大鱼的决心。

路盲总迷路
呵呵,竟然这只是一个幻觉。走进繁华的街头巷尾才发现,原来匿藏于园丘25年的自己斗志薄弱且头脑迟钝,由伙伴带着出门,穿越八打灵各区,一整月还嘱咐辨别方向的窍门与记下地标的方法——到我独自驾车却找不到顾客的地点,回程又迷失办公厅的方向。首次倒算正常,接连两三天依然如此。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个路盲,只适合在园丘里的红泥路上跋涉缓步。
朋友见我几次出门都要人带路回来,便改叫我照顾花园。他在双溪毛糯种植胡姬花,也兼卖花苗与花种。双溪毛糯原本是吉隆坡郊外一个新村,80年代尚未全面发展,还存在许多旧板屋,但已盛行种植胡姬,且成为商业标致,城市妇女涌进新村购买比城市价廉的胡姬品种。

胡姬品种多
对胡姬花的品种和分类,我一无所知,朋友送了我几本专书,叫我览读,辨认各种系列并铭记于心。我翻了两天,发现胡姬品系之繁、名堂之杂,宛如天上繁星,非三几个月就能贯通——不像橡胶树品种,除了国家著名的马来西亚树胶研究院(Rubber Research Institute Of Malaya)品种之外,只有少数的Prang Besar(PB)和BBIG出现在橡胶业市场。总计推介到园丘种植的系列不过近百种,与国际化的胡姬超万计的品种相比,真如小巫见大巫,寡众互见!
这时才猛然醒悟,大鱼不是轻易上钩的,必须练就一副好身手,具备良好的钓鱼具。自己走出校门就躲在橡树林荫下筑巢,在没有波澜、没有兢争的日子中安安逸逸地过日子。这样一个头脑简单的土包子,就像溪涧中悠游的小鱼儿,怎能在大海里冲浪呢?
“不急,慢慢来!”虽然屡次朋友软语安慰我;但是,自己深深感觉到,我不适于城市生活,那些车水马龙的街景与磨肩接踵的人潮叫我望而生畏。高楼大厦的众声喧哗里,大鱼会有的,可惜我绝非熟练的钓手。
油筒只适合装油,熬过3个月的实习期,我知难而退,告别了那些娇艳多彩的胡姬,和步履悾惚的人潮、车声,再度重归北方,聆听胶林橡籽的爆裂。
在我心中,那才是最温柔、最动人的天籁。胶林始终是我安身立命的人生舞台!

(商余,16/3/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