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6日星期三

殘羹冷炙(1)

【4期连载小说】菓菓

1. 垃圾
       
残羹堆积在厨房外水沟旁,我抽着烟不打算收拾干淨。明早垃圾车来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然后依然会弄得一团糟。
     
隔壁的女人偶尔会来找我睡,在我放工全身黏腻的时候,在他老公值晚班的时候。
     
我大概会在凌晨两点给她煮碗粥吃,然后我们会洗澡。我都在楼梯间目送她下楼离开。
     
星期二是我的工作休息日。除了贪图两倍的薪金会选择开工的某些星期外我都会睡到中午过后,然后在阳台上看着街道人来人往的情形。我不会融入在这街道闲逛,因为我一直觉得我不属于这里。    
     
隔壁女人偶尔会和老公在餐馆吃粥,她看见我走过时也会对我点头示意。我不知道她在她嘴里解释我和她会是什么关系,我想应该是隔壁老黄之类最淡最淡的那种。还是她根本没打算解释这些无聊事。
     
厨房后巷有只狗,不知是被人还是被狗群遗弃的,喂了它快一年了,现在已经不会乱翻找垃圾厨余吃了,样子长得挺好的了。我知道它会在某一天突然不见,所以也没打算对它多好,我怕必须承受它离开被它遗弃的失落。
     
老板太太是个是个老胖妇人,常说自己快死了,常看见天使。有天我上了厕所出来,她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我可能是神派来接她的死神。她的表情看起来真的让我把魂给勾走似的。我想真该给她深深一吻让她从此对这深信不疑。
     
老板对我很好,不过我还是决定和他告别,我辞职了。他也没特别挽留,就像这是在他生命里常发生的事。每次看着他眼神散涣望着店里对外的窗户,总觉得在他的表情里收藏了一个很大的秘密,在心中正自得其乐或在嘲笑着某人事物。
     
花花是老板找来接替我工作的。他说这是他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一年前毕业他把时间都花在游走世界各地,钱终于花完了。他告诉我他父母在住的镇上是小有名气专业人士,经济从不是问题,所以能任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听着他的故事,也想着自己。他说他也许很快就会想回家了。
         
休息日我经过我住的楼层下,我尝试避开楼上那对眼睛,我发现斜角对面也有对眼睛正盯着我,我开始明白我不是这里唯一的外来客,也许有别人比我更投入在这个角色。
     
离开前一晚,我给隔壁女人写了封信放进她家信箱,她是我在这里唯一有归宿的依靠,我不想让她也有突然被遗弃的失落。我还留了我家的地址给她,说了希望还能再见到她和她在某个夜里再黏腻的抱在一起之类的话。
     
我不知道她离婚后或旅行经过时会不会找我,我只是希望她想找我的时候至少还有个方向。
我发现随手丟弃后跟在后面的人可能会再捡起。所以我决定不再轻易拥有东西,也不再随意丟弃东西。
     
我把带不走的东西留给个别楼层里的人,二手车是用剩余的钱买的。
     
黎明时分我离开了这个满地垃圾肮脏的小镇继续了另一段旅程。

(1,待续)

(南洋文艺,7/6/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