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7日星期三

从诗歌结构 探究方路诗歌中的身体叙事

方路著《白餐布》

⊙林婉婷(金宝拉曼大学中文系) 
《方路·诗选I》中收录的诗中,有着方路个人心境的抒发,对时事的感怀,日常的心情随笔等,而其中也包含了少数书写身体与男女情爱的诗。方路诗歌的情感基调是平淡、抑制的。因此,诗中对于身体的叙事,也是在一片轻描淡写中隐现出来的。本文以数篇方路书写身体的诗为例,通过诗歌结构中,对于诗性身体以及主体的心理感受之描写,展现其灵魂叙事以及对诗性的追求。

身体叙事应同时具有灵魂叙事的品质,才能展现诗性身体,而诗性身体便是灵魂追求与肉体实现的统一(徐肖楠,2006:12)。方路诗歌中的身体叙事书写的都是女性的身体,通过对女性身体的诗性表达,展示融合其中的灵魂叙事,即对于情感、欲望的追求。尤其数篇诗都叙写了女性的腰部,如〈体温〉、〈麝香粉〉,其中一篇更直接以〈腰〉为题:

如蛇的蜿蜒
从臀的左右摆了一个时辰的蠕动
从我的视野滑出了滋润的葫芦的站姿
如果腰是你一座断崖我是
悬崖上
蓝色的欲望。
(方路,2016:136)

诗里借着“蛇”与“葫芦”来比喻女性的腰,表现了理想的女性婀娜多姿的身段,如蛇一
般的细腰。诗的前三句是从男性叙述者的视野来书写的,腰部的“蠕动”与“滋润的葫芦的站姿”似隐喻着身体肉欲的行为表现;诗的后三句,叙事空间从原本的小件物体跳跃到辽阔的大自然景观,又把腰比喻为“断崖”,而叙述者把自己比喻作“悬崖上/蓝色的欲望”,表明了其想要征服这座悬崖的欲望,即征服这女性身体。然而,他的欲望却是蓝色的,带着抑郁的、理性的意味,似乎这种情欲的表现也只停留在想像层面而已。这首诗通过身体的叙事,表达了对情爱的追求与想像。这种身体叙述是具有灵魂叙事的品质的(徐肖楠,2006:12)。叙事者在描写身体时融入了其灵魂叙事,通过表现对女性身体的渴求,进而了体现了他灵魂,亦即精神世界对于情爱的追求。
 
像上述的〈腰〉,方路的部分诗篇对于身体的叙述是较于婉转、曲折的,因此其所表达出来的爱欲情感也较于隐晦。然而,在另一些诗篇中,对于身体的书写却又是相对直白的。以〈瓜丁雨景〉为例:

马来少女的胸脯在雨中晃动。她在街上疾走。因为雨来了。街道弄得很湿。少女的身
体也湿了,雨贴近她的胸脯。曲线的胴体。发丝。嘴唇。舌尖。红晕乳头。气息微喘
。脉跳加速。她在雨中感觉到激情。像贴向一个日思夜想的情人。雨。是激情之物。
(方路,2016:264)

这是一首散文诗,每一个句子都配上句号,阻断了语气的连贯性,并造成了阅读上的停顿,但语意上仍是连贯的(陈大为,2015:40)。然而,这种停顿却也带出了强调的效果,在停顿中突出了雨以及少女的身体书写。

诗中的叙事者亦是窥视者,他窥视着一位马来少女在雨中淋湿了身体,再由远而近地看到,抑或可以说是他所臆想出来的,少女的胴体与气息,并细致地描绘出少女的身体部位。他对于少女的身体是赞赏的,他似乎想把自己化作雨滴,企图贴近她的身体,像“像贴向一个日思夜想的情人”,发生激情。叙述者赞扬女性身体的美,他以少女的身体作为审美主体,表现其对女性身体的诗性想像和浪漫追求。

再者,方路的〈蓝色情人〉描写的是情欲行为的展现,以此作为进入叙事者精神世界的导引。

推过来蓝色乳峰。我安静
抚摸你叫出的体温

唇舌之间
舔过期待 眼泪和
化好妆的岸

所谓誓言接待过我 

最初瞻仰
以永恒作证

我这么坚持。因你
涉过蓝色的凝视
(方路,2016:264)

此诗以蓝色作为主要意象,贯穿了整首诗,并为此诗奠定了忧郁、沉着的情感基调。另外,蓝色亦可指射流动的水,进而延伸为起伏的欲望与不可捉摸的情感。诗歌前两段通过手与唇舌的交织的触觉,去感受女性的体温、脸庞,书写情欲的抒发。其缓慢轻柔的动作,“抚摸”、“舔”,表现的是对女性身体的爱惜。然而,情欲书写仅是诗歌的表层意义,在诗歌下半段展现的对誓言的坚持与真挚的情感,才是诗歌的深沉意义。诗歌上半段通过情欲的描写表现的是对该女性的爱恋,呼应下半段的坚定誓言,以“最初瞻仰”、“以永恒作证”,为其情感标上了高尚的意味。然而,这种情感却是蓝色的,带着忧郁的,似乎这段感情是哀伤的,是“我”所不可捉摸的,而“我” 却试图通过“蓝色的凝视”坚持这段无法圆满的感情。这种哀伤的色彩与氛围弥漫全诗,呼应了其蓝色主题。在这首诗中,身体与情欲的描写表达的是爱恋的情感,表达叙事者对于情爱的追求。在身体叙事中,这首诗更强调的是融合其中的灵魂叙事,表达叙事者的精神世界,其对于感情的执着与坚持。诗歌通过诗性身体的叙述,表现并引领读者进入其精神世界的空间,探索其对于情感的更深沉意义。

在上述3首诗中,叙事者与其笔下的女性以一种二元对立的模式,形成了一种主客体的形象。作为主体的叙述者,以“我”去书写女性的身体,而女性的身体则成为被叙述的客体,作为诗性主体的审美对象。在方路的诗中,其以诗性的女性身体叙事,不受现实限制地从诗性的想像和表现中展开,以实现灵魂追求自由的本质(徐肖楠,2006:12)。方路诗中的女性身体叙事是具有灵魂思考的方向的,其中虽有对肉体欲望的追求,但其所表现的主题却是平淡的抒情,以及对美与情爱的寻求,以此作为其深沉意义的。

(南洋文艺,28/6/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