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6日星期三

莎莉要结婚了

朱广邦【小说】

      阳明山下的北投温泉,盛名远播,台北人喜欢在此间酒家办宴席。虽已过春分,犹春寒料峭,半山腰飘着霏霏细雨,再往上走,此时节的阳明山盛开着樱花、杜鹃和海芋。婚宴酒家沐浴在薄云淡雾中,有点浪漫,也有点诡谲。

      发喜帖的是他多年前指导过研究论文的莎莉,人长的姣丽甜美,既聪明且和蔼有礼,印象中,她的英文比其他学生都好。收到了电子喜帖,他心中还在嘀咕,喜帖那么重要,怎么还会有错字?不久前跟其他学生聚餐时,他没见到莎莉,想打听,只有一位学生嘴溜说莎莉交了亲密朋友,其他同学都守口如瓶。“她男朋友有什么问题吗?莎莉若是交了损友,你们有责任劝阻她呀。”同学们很快把话题叉开,没再提莎莉的事。

      他一向不理会红白帖,然他关心莎莉,其他同学既然有口难言,他决定亲自去了解莎莉的结婚对象。

      婚礼,很寻常,新娘穿着寻常的白婚纱,长发盘起,薄纱轻覆,脸上彩妆艳丽适度,然他总感觉到,新娘脸妆下似乎隐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淡淡的沧桑。莎莉已不再是他记忆里的小女孩,俨然是位成熟的少妇了。另一新人,深蓝色礼服和笔挺长裤,衣领下系着鲜红色蝴蝶结,头颅两边的头发推平,头顶短发竖立,是时下时髦的男生发型,帅气十足外,却多了几分秀气,丝毫不像非善类。婚宴前的证婚仪式设在室外,一个早上细雨绵绵,为原该欢欣的证婚典礼徒添几分惆怅。细雨和音乐伴着一对新人走入大伞下,证婚礼隆重进行,有证婚人,有观礼亲友,两亲家合照时,家婆和丈母娘,还有一位老祖母的欢颜,有些许沉重。

      婚宴,也很寻常,莎莉要好的同学都到了,跟他这位老师同坐一桌。大厅两旁萤幕,不停地放映着一对新人相识3年多的日常生活照及旅行影片,有双人俪影,也有和亲友们的合照,影片充满你侬我侬,和尽情欢笑。

      然这看似场寻常的婚宴,欢喜声中却比一般婚宴多了些眼泪。婚宴台上,莎莉母亲说:“女儿告诉我她要结婚,告诉我她的对象是谁,我们母女抱头痛哭。”莎莉父亲说:“我花了很大的气力,跟莎莉的奶奶解释,央求,奶奶最后才含泪答应了婚事。”新郎的父亲说:“每个人寻求幸福的方式都不一样,但是,大家追求幸福的心,大家所要追求的幸福,还不都是一样的吗?像天下其他新人一样,她们俩以后会有很长的日子要一起过,也会过得比我们辛苦些,希望两人可以像今天一样,坚持相爱一辈子 …。”

      一对新人流出喜欣的眼泪,两人手牵手,目光相系,同声倾诉出真情告白:“遇上你之前,我已准备孤独的过一辈子。从今以后,我此生已拥有你,我们也会拥有一个跟大家一样的家庭,有我们的孩子,有我们自己的幸福,和悲伤……。”

      台下没有响起掌声,然20席亲友的盛装出席,已默默道尽祝福的心意。

      他遂明白这场寻常的婚宴并不寻常,喜帖也没印错。此场婚宴,只有新娘,和新娘。

(南洋文艺,7/6/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