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1日星期一

选举碎记

李宣春【铁厨柔情】

5月9日那天,全马投票站几乎都关门之后,我从午觉醒来,套上跑步鞋到老家出门走没几步就会到达的湖滨公园跑步。手机在短裤左边口袋里随着身体晃来荡去,没带上耳机,没听音乐,想说专心跑步就好。谁知才绕湖跑了一圈半,就下起了太阳雨,不得不和一群跑友到湖边的木亭下躲雨。雨势越来越大,没有停缓的迹象。几个跑友手上都有一枝指头染上了墨迹;我的左手食指足足有两节黑得透亮,仿佛中毒太深,准备就要截指处理。人们一旦问起,我总说,是自己太兴奋了,选举人员把手指按进墨水瓶的时候,我又使力让手指多浸深一些。过了半天,墨迹越来越黑,却每看一次就越觉得心安。
等着雨停的时候,西斜太阳的闪亮光照滑过湖面去到了小城东边,东边穹苍因此映出了双彩虹。亭子下,一些选举成绩开始闯进手机。经过505期望越高失望越大的打击,这次一点也不敢想太多,对于路边社未经证实的消息,只想放着等等,等到确实是真的,才决定相信。
后来,雨势转小,趁着天还残留点光,就把欠下的进度跑完。跑完第二圈的时候,天色看起来不太妙,乌云又聚拢,豆大的雨滴劈里啪啦落下来,又来到刚刚躲雨的亭子,再次躲了进来。这次没再有其他人了,剩自己一人,其他人大概趁雨势转小的时候就离开公园了。时间已不早,是吃晚餐的时间了。

兴奋却不敢松懈

朋友们继续在微信群组上传选票计算结果。又等了一下,这下天完全黑下来了,公园的路灯亮了起来。雨终于停了。一些明确的结果显示砂拉越成绩不俗,原本“造反”声音极盛的城市选区守住阵地,而今这股力量顺利扩张了,分属乡郊地带的一些小镇选区也让在野党插旗了。怀着小小的激动和兴奋,还不敢完全松懈,还得等选委会公布官方认证的结果。不到最后一刻任何变数都可能发生,没法放心。
走出亭子,坚持把剩下的一半进度跑完。抽抽鼻子,深呼吸,脚步再度晃动起来。思绪放空,不觉饥饿,挥发汗水的同时,也把因过度感性而可能飙出的泪水理性地排除掉。
回家时已经7点多,洗好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继续认真滑手机里看消息。砂拉越报馆已经开始在官方面子书上贴出议员宣布胜出的新闻。可能变天的消息传开,朋友开始劝导大家留在家中,别出门,担心发生纷乱。
反正电视新闻台迟迟还不报出计票结果,我出门到麦记买了椰浆饭汉堡,愉快地在快餐店里趁热吃完。然后,到小星点了绿茶热拿铁,慢慢啜饮,一边追踪各个社交媒体发散的新闻消息。大家都在盯着手机里的最新消息。如此漫长且难以成眠的一夜,小心翼翼地在心底呵护、灌溉信心与希望的幼苗,一直到选举过了一个月后的今天。

(商余,12/6/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