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

父亲的珍藏

徐梦阳(台湾)【散文】

父亲嗜酒,但不是六朝之后酒中仙之流,能时时长醉不愿醒。自他生病后,不复年少轻狂,自言病前就把此生的酒大半喝完,如今,只能小酌怡情,绝大部分的心力放在他的珍藏,那些珍藏来自五湖四海,每天他都要瞥上几眼,才好入眠。

而他最引以为傲的大概是堂哥当时在金门工作托他买的一箱金门高粱,他说未曾到过金门,就对金门高粱神往不已,以往只能喝到台湾酒厂买到的,如今直接能喝第一手出产的酒,让他相当开心,吩咐堂哥必要把酒完好无缺的运回来。

那箱酒,父亲收到的时候眼睛发亮,立刻列为珍藏中最重要的酒,他说,将来一定要找好的时机才能打开,而那时候也要与亲朋好友共享,并说说朝思慕想这箱酒的点滴。而且他说那些酒是愈放愈有价值,现在放了几年恐怕已经增值许多。

我是酒的门外汉,几乎滴酒不沾,一有酒的应酬就回避,但我能理解父亲的心,因为我的珍藏是书,自己也嗜书如命,一谈到有关书的话题就说个没完,一提到有关好书的地方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所以,我能体会他的心情,以及对酒的热情。

他本来计划每一年都请堂哥寄来一箱高粱,谁知道一年后堂哥便离开金门,他的计划便落在妹妹以前从军的同袍手中,为了他的珍藏,他也真是想尽千方百计,希望有人可以帮他买,不管花多少钱都愿意,这就是他的风格,他想做的事。

我有个朋友跟父亲一样,经常想要买金门高粱,不过是因为他在金门有认识的朋友,食宿方面无虞,所以人家常常知道他会去金门,一群人都托他购买高粱,然后再从那边运送回台湾,我本来也想拜托他,但他真的太多人委托,所以作罢。

现在,我倒是暗自计划一件事,希望之后工作比较没那么忙的时候可以达成。就是想带父亲一起到金门去一趟,让他亲自去浏览金门风光,倘若要增加他的珍藏,就靠他自己去努力,我想他听到这个想法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想去,希望这个计划可以成行,成行之后,我想他的珍藏应该又会扩大好几倍,会相当有规模。

(南洋文艺,14/6/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