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星期一

换了感觉

庄若【椰子物语】

换了政府,走在商场,看到有些安哥一边走路一边拿着手机,脸露笑容。坐在餐馆内,环顾四周,好像杯盘交错,欢笑声也回到桌上来了。
就说我们的餐馆,生意也比大选前好得多了。
如今,GST零巴仙,情况更不同了。
现在我打开笔电,坐在前面,感觉轻松。我想我必须写一写换政府的感觉。因为这是活了56年之后,第一次感觉到“立身处世”有所改变的时刻。
先说说看电视、看报纸吧。已经好多年以阅读网络新闻为主的人,感觉是多么的奇异。换政府以后,我们看任何新闻,中了罚单,看到警察,过个马路,路不拾遗,好像什么都有一点点什么不同的、质的改变了。
前几天看到有人写1987年秋杰路的枪击案事件(写的人太年轻,不懂得这叫“亚当事件”),才想起“茅草事件”是同一年,稍后发生的事。当年老马“茅草事件”是给所有反对党人士大力批击的。物换星移,到如今成为执政党的支持者,恐怕是有另外的想法了。
80年代尾,对于经历过80年代的人,是惊心动魄的几年:茅草行动/亚当事件(1987)、四六精神党(1988)、六四运动(1989)。令人想起彼得威尔导演,梅尔吉逊主演的电影《出生入死的一年·The Year of Living Dangerously》我们有幸生长在那个年代,也有幸生存在这个2018年,用自己手中的选票,改变国家的未来。

日后的集体回忆

套句“巴山夜语”式的老话,我们今天做过的事,都是日后的“集体回忆”。
1987年的时候,我住在美嘉园,25岁的我在《青苖》上班,心无旁骛,下了班就是看电影;到位于Gurney Road(后来改为国语名Jalan Semarak)的法文学院、到新加坡大使馆对面的哥德学院,以及“大地宏图”(Dayabumi,年轻一代不知道,此建筑物1984年刚完成的时候,是被视为吉隆坡地标,我跟一众人等都拥去参观)对面的英国文化学院。这些地方,都靠近马来甘榜,法文协会更是靠近军营。因此,“亚当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这些“影迷”,大概停了一两个星期没去看电影吧?犹记得当年我听房东说起“秋杰路好像打死人了”的时候,一个晚上不晓得打了多少通的电话,问在报馆里值班的朋友。可是得到的消息,到今天想来都是不可靠的。不像今时今日的网络。网络上虽然充斥假新闻,但上得网多,到底已经练就一身分辨真假的好本领。
自从509大选之后,另一个改变或许是,无论是上网还是买报纸,注意时事新闻的人,都比之前多了。

(商余,5/6/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