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7日星期三

殘羹冷炙(4)





【4期连载小说】菓菓
 4, 潜沉深海

    老汉起皱褶的皮肤,岁月在他身上留下深刻的纹路。我从后面看着他,这天重复面对的是他赤裸上身的背影和眼前一望无际的海洋,我无法看见他此刻的眼神。

    信是他6个月前寄出的,辗转交到我的手上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对于一个陌生人如此急切的召唤,出于好奇,几天前我踏进这座渔港。
   
    他看见我的出现第一句话是:你总算来了,你相信我在信里说的吗?

    的确,他在信里的一些话是引起我到来的原因。在信里他说了很多关于我人生经过的事来证明他的信的可信度,信末说我会死于一场飞机空难,而他也会在和我见面之后死去。

---------

    清晨,他把载着我们的小木船划向深海处一艘潜艇旁,那是他准备已久的深海潜沉之旅,旅客只有我们两人。那是一艘斑驳铁制的潜艇,我毫不怀疑的随他踏上了这次航行。

    在艇里老汉把窗户拉上,把一封信交给我。很意外的信是我年少时很亲密的恋人写给我的,潦草的字迹我马上就认出来。信上写着:

你今年40岁了吧,离开你之后我到处游历直至26岁嫁人,然后生小孩,我有两个很可爱的小娃娃,遗憾我没能参与他们的成长。很幸运我们相识的早,让我们有别的机会继续各自精彩的旅程。有时我还会想,你会不会怪我当时的失约呢?我在某个特别的情况下得知你乘搭的某趟航班会遇到空难,所以我拜托了老汉把你找来,希望你能一切平安。我还是如从前般爱着你。

    读完短信后我盯着潜艇的小空间顶部,想着她在什么情况下给我写了这封信。想起那次她的失约和停在21岁前的那段时光,感觉这是一条快失事的航道,我被困在艇里动弹不得。

    在酒精流入体内,神经逐渐恢复知觉,眼前老汉也自顾自的喝着乳白色的酒。潜艇窗户一个个被他拉开,窗外是一片深蓝色海洋,抬头看海面针眼般的光点,似乎脱离了熟悉的世界很远很远。

    微弱的光线慢慢投射在我身旁的窗口,渐渐凝聚成一张妇人的脸。镜头被拉开,老妇身边有个少年男生和她并肩坐着。老汉接着把一张照片递给我,那是一张他和妇人的合照。他说等了50年妇人还是来了,她没失约。我盯着照片上很快就勾勒出妇人少女时的轮廓。窗户的投影快速闪过许多我们从年少至年老的生活片段,我不知道我们的生命是在哪段时光被定格保留下来,哪段时间在哪个平行宇宙继续进行着,那一幕幕的场景却让人如此的熟悉。

老汉面对着我。顿时,我感觉他的苍老。他说妇人回来那天他们相遇在一个花园,他感觉像从一个狭小的鱼缸内探出头来呼吸,贪婪的享受阳光和空气。被他埋葬在花园树下的尸体像长出新的血肉,掘开了土地重新看着自己,天空很蔚蓝。妇人陪着他直至深夜,在树叶摆动发出的沙声里悄悄消失在夜里。他的声音越渐变小,在说到直至我的到来,他终于能被我捧在手里,亲手被我埋葬后就不再开口。

    接下来的行程安静至极,我们被关在狭窄的空间仅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窗外依然是一片深蓝色的海洋。

    旅程结束后我们在小木船上看着暮色里的夕阳落下。老汉在望了一天海洋后站起转身,用坚定的眼神和我轻轻的拥抱,然后像只飞鱼勇敢的纵身越入辽阔的大海,然后消失。我望着气泡浮起直至海面涟漪再度恢复平静。

    回程时读到报章上一则有关飞机失事的新闻,在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罹难标题下的名单上我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南洋文艺,28/6/20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