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日星期一

为生死找寻意义

游枝【游目四顾】

今天,生命的价值是一种活的意义,生命的权利包括了死后的处理。

我父亲那一代,能吃得饱就已经满足,生病,没钱求医,死了,就以生死是天意来为自己的际遇作安慰的解释。
今天,生命的价值是一种活的意义,生命的权利包括了死后的处理。
生命的终结(Ending),成为人生设计的最后一个重要的环节。
长寿国日本,书店特设有生命终结书籍专门书架,从医疗、伦理、家庭、男女关系、遗产、最后期的生活起居、人际关系面对死亡的人生与心境到决定自己身后事的处理,关于终结的书籍多而且属好销路书类。

再检讨琼瑶的主张
怎么对待死亡,在先进国已经是一门学问。台湾作家琼瑶她的身后事的交代,意味着台湾社会到了一个更高层面的转换期,她从死的尊严、信仰的选择、社会负担到死人权利,多方面提出她的主张,带开了生命观新的探讨。
琼瑶她没有要他人依她的方式处理自己的身后事,任何人更用不着急急否定琼瑶的主张。不过,有几点值得留意。
一、信仰不得勉强。
二、死者生前在清醒时立下的身后处理,有见证人的话,处理死者身后事的人,不管是死者的至亲抑或法定代理人,都不得改变死者的意愿。
三、琼瑶只对自己死后不容后人对她施用宗教仪式办理丧事,更不要劳动亲友又添社会负担的虚荣铺张的葬礼,她没说别人也不可以接受宗教仪式和搞劳师动众的葬礼。

带真爱倩影而去
有宗教信仰的人,当然以宗教方式走他最后一程。
死者生前有立下指示,后人又在经济上及意愿上肯依死者生前指示,办热闹、破费又吵又牵动众人的办理身后事,是个人的自由。
生命走到终结的一刻,有人得圆心愿的以浪漫作为自己永别人世的最后落幕。
日本女作家森瑶子,她的丈夫不是她的最爱。她临终前,向丈夫提出最后的要求,说要看见她年轻时钟爱的男人。丈夫不止不介意,还大方的依她的要求,把森瑶子年轻时的情人找来了。
森瑶子和祥的望着爱着却未能一生相守的男人,安静的死去。
依古老观念,人们会介意森瑶子没把真爱附托自己法定的丈夫身上。
但是,森瑶子的丈夫更谅解那种错失一生相守的苦恋, 尊重妻子森瑶子生命终结那一刻的权利,大大方方的,让妻子看她心爱的男人最后一眼。
森瑶子的终结心愿,是在自己生命休止的最后一刻,在自己视觉完全一片漆黑之前,只留最爱的人的倩影,为日本文坛留下永远的佳话。

——再探讨生命终结的处理(3)

(商余,28/4/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