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听音观心与书写

春花灿烂美化了穷巷陋屋,同时也让穷乡僻壤更衬托了它的颜色。(高玉梅/摄影)

高玉梅【听音观心】

大约3个星期前,发现自己于夜深人静时,静心坐在室内,只要稍微专心,就可以听得见耳后或后脑有一个持续不断地电波流动声,虽微弱却清晰可辨,如脑中有蝉鸣,或者有一个冰箱小马达在嗡嗡作响。

收到数十则回应

这样听了好多晚,虽然正常的听觉未受干扰,但心里不免有点小困惑。一日突然想到,不如在脸书某个群组上提问求解,随后即收到了数十则回应。除了有些表示有同样状况的人之外,有不少回应者尝试解释说,这就是次声波,是地球的频率,也有说是次元交替或空间转换的声音,表示身体频率正在提升中。
其中,有令人听了很振奋的内在觉性苏醒、开始与宇宙共鸣的说法,说多听可消业障;也有的人嘱咐我要小心注意了,怕是近来时运低,怕是碰到了肮脏东西。当然,也有人相当没好气地抛下一句:别怪力乱神了,这不就是耳鸣吗?
至今,我还无法判断哪一些说法比较正确或真实。但,更有趣的是,这件事让我想到了自己这个专栏的名字:“听音观心”。
专栏原是去年8月开始的。当时我去上海上了一个由台湾导师带领的西藏颂缽课程。上课时,我一睹原本只在脸书上看到的导师真人风采,也第一次见识了中国大陆学员对身心灵追寻的热忱和资源。但下课后,我既没有像其他中国大陆学员那样用数千乃至上万元请几个老缽回去练习为自己敲缽,更妄论像一些已在教瑜伽的心灵疗癒师那样学以致用开始替人敲缽做身心调理。而我,从3日课程带回家的,就只是“听音观心”4个字。
回想起十多年前,我还在《南洋商报》当记者时,第一次去瓜雪参加10日内观禅修营,后来又访问当时两位澳洲禅修老师,做了一个专题报道,犹记得标题是〈禅修初体验〉。那时我也曾就禅修营的一件事写了一篇小文章,发表在佛教杂志《福报》,说我与数十名学员集体生活12天期间,自嘲自己一边学禅、一边却为了晾晒衣服的几个衣夹子被人弄丢了而懊恼。

围绕同一个习性旋转

从当年的禅修初体验,到现在的听音观心,发现自己一直在兜着大圈子。在英国住了11年,在中国也住了近4年,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又回到了原点,等于在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而没有向前。兜圈子的周圆上,我似乎听了许多,学了不少,原来竟是围绕着同一个习性在旋转。
近年来,我一直嚷嚷着,要做自己,要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要寻找人生的核心。听音、观心,而后,书写。也许,这就是我目前能把握住的主轴吧。

(商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