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美嘉园的猫儿们

庄若【椰子物语】

爱伟当年学校毕业展,就画了这些猫。有一幅《夜之精灵》,画的是猫儿在前院长草之中,弓身跳跃的情景。

如今我养有12只猫。天天如家人一般的疼惜。
虽然如此,有时免不了想起从前美嘉园养的那些猫儿。
居住在美嘉园28号迷你巴士终站对面的时候,我只养过一头“傻仔龙”(当年一本着名的漫画),是隔壁家的小孩放到我门口的。猫儿很小,并不懂得吃猫粮,我只买了牛奶和奶瓶,像喂养婴儿一般(大概吧?我也没养过),喂它长大。

猫亡人病一场

“傻仔龙”猫如其名,黑灰灰毛耸耸,生命力惊人。刚还懂得爬走的时候,就有力可以抓住我的牛仔裤攀爬上来了。还记得那些年我一个人躺在冰凉的大厅里,看巴西队踢世界杯,“傻仔龙”爬上胸膛伏着的情景。
有一天傍晚,我和朋友们打包《椰子屋》,半场休息,开了门走出去吃晚餐。我回头有注意“傻仔龙”还在厅里。打开闸门,它却冲到路中央,在我面前给一辆飞快驰过(是住宅区咧,我恨!)的汽车辗过。空气中马上弥漫一阵恶臭(大概是吓破胆漏屎吧?也可以说是死亡的气息)。“傻仔龙”瘫软在地,不久就没了呼吸。
我受此惊吓,因此病了一个星期。
大概5、6年之后,我们搬到美嘉园另一端,千百家居士林那一带。
有一天不懂怎么,有两只小猫钻进屋里。我还记得我伏在地上,从橱柜底下把猫儿掏出来的情景。
这两头小猫,有一头长大后失踪(是公猫),另一头母猫成为“猫家之主”,名字是“阿妙”。这是一头颇有灵性的猫儿。常常伏在厨房窗口,欣赏后巷风景。它生养了几胎漂亮的小猫。爱伟当年学校毕业展,就画了这些猫。有一幅《夜之精灵》,画的是猫儿在前院长草之中,弓身跳跃的情景。
那是我一生之中最快乐的时光。
爱伟跟我说,每当我的摩哆从屋后(隔另一排屋子)的路上经过,这些猫儿已经坐在门口,等待我绕到门口了。

当上封面猫郎

“阿妙”的大儿子“猫猪”猫如其名,是肥得像猪的可爱公猫。曾经上了《椰子屋》46期的封面。当年我们也没有替猫儿节育,所以“猫猪”雄势毕露。它一天的工作,就是环绕住处,慢慢巡场。有时我和爱伟坐摩哆路过,看见它正在马路旁走,隔街喊了一声“猫猪”,它抬起头来,回应一声,继续巡场。
“阿妙”其他孩子,还有“老大”(下巴曾经给车撞过,跌了下来。医治它花了整千令吉)、“老鼠”(很怕别的猫欺负,只在屋顶爬走)、“大便猫”、“靓仔”、“小熊”、“狮子”……时光如梭,想起这些猫,是一阵心痛。

(商余,4/5/2017)
发表评论